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专著及译著
《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
2016-01-07 15:28:00

  《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

   (法)贝纳西-奎里等著;徐建炜,杨盼盼,徐奇渊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11 

  

 

    目  录
第1章概述
1.1经济政策入门
1.1.1  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三种可选的方法
1.1.2  政策制定者做什么?
1.2为什么要公共干预?如何干预?
1.2.1  经济政策的三种功能
1.2.2  为什么要干预?
1.3经济政策评估
1.3.1  决策的评判标准
1.3.2  事后评估和实验
1.3.3并发影响
结论
参考文献
第2章复杂世界中的经济政策
2.1应对局限
2.1.1  认识的局限
2.1.2代表性个体的局限
2.1.3  信心的局限
2.1.4  信息的局限
2.1.5  善意的局限
2.1.6政策应对
2.2接受相互依存性
2. 2.1  相互依存的加深
2.2.2  国际政策协调
2.2.3联邦制
结论
参考文献
第3章财政政策
3.1问题
3.1.1概念
3.1.2  历史教训
3.2理论
3. 2.1  需求面的效应:凯恩斯及相关批判
3.2.2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
3.2.3供给面效应与理论的融合
3.3政策
3. 3.1  制定财政政策的准则
3.3.2  欧元区的财政政策
3.3.3危机期间相机抉择的财政政策
参考文献
第4章货币政策
4.1问题
4.1.1  中央银行是干什么的?
4.1.2  货币政策目标
4.2理论
4. 2.1  原理
4.2.2传导机制
4.2.3开放经济条件下的货币政策
4.2.4金融稳定
4.3政策
4. 3.1  制度
4.3.2  关键的政策选择
参考文献
第5章国际金融一体化和汇率政策
5.1问题
5.1.1  国际货币体系简要回顾
5.1.2货币兑换和汇率制度
5.1.3外汇交易市场和国际收支平衡表
5.1.4  汇率的动态
5.2理论
5.2.1均衡汇率
5.2.2  汇率制度选择
5.2.3货币危机模型
5.3政策
5.3.1  资本流动和汇率制度的选择
5.3.2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
5.3.3  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
参考文献
第6章增长政策
6.1问题
6.1.1  五个“典型事实”
6.1.2赶超
6.1.3  生产率差异的来源
6.2理论
6.2.1  资本积累型增长
6.2.2  外部性、创新和经济增长
6.2.3  超越生产函数
6.3政策
6.3.1路线图
6.3.2制度改进
6.3.3教育、创新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6.3.4  增加劳动力供给
6.3.5  完善劳动力和产品市场
6.3.6金融市场的发展和监管
6.3.7摆脱地理距离和历史局限
6.3.8次序选择
参考文献
第7章税收政策
7.1问题
7.1.1  税收是什么?
7.1.2  税收的类型
7.1.3  发展中国家的税收
7.1.4  再分配与效率
7.2理论
7.2.1  特定市场的税收归宿一
7.2.2  与税收有关的社会损失和扭曲
7.2.3   -般均衡下的税收情况
7.2.4效率与公平:最优税收制度
7.2.5矫正税
7.2.6  开放经济中的税收
7.3政策
7.3.1有效地分配税收负担
7.3.2公平地分配税收负担
7.3.3  纠正市场失灵
7.3.4税收合作
参考文献
第8章经济政策和2007-2009年的那场危机
8.1  出了什么问题?
8.1.1危机概述
8.1.2关于危机的三个问题
8.1_3危机根源分类
8.1.4微观根源
8.1.5  宏观根源
8.1.6  “黑天鹅”(Black Swan)现象
8.1.7教训
8.2非常时期
8. 2.1  非常规的经济政策
8.2.2后果
8.2.3教训
8.3对新体制的探索
8. 3.1金融体系
8.3.2  宏观经济政策体制
8.3.3结论
参考文献
索引
译后记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有着几千年的辉煌历史。近百年来,中国由盛而衰,一度成为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把中国从饥饿、贫困、被欺侮、被奴役的境地中解放出来。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使中国真正走上了通向繁荣富强的道路。
    中国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速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是,要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绝非易事,我们不仅需要从自己的实践中总结教训,也要从别人的实践中获取经验,还要用理论来指导我们的改革。市场经济虽然对我们这个共和国来说是全新的,但市场经济的运行在发达国家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市场经济的理论亦在不断发展完善,并形成了一个现代经济学理论体系。虽然许多经济学名著出自西方学者之手,研究的是西方国家的经济问题,但他们归纳出来的许多经济学理论反映的是人类社会的普遍行为,这些理论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要想迅速稳定地改革和发展我国的经济,我们必须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先进经济学的理论与知识。
    本着这一目的,我们组织翻译了这套经济学教科书系列。这套译丛的特点是:第一,全面系统。除了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基本原理之外,这套译丛还包括了产业组织理论、国际经济学、发展经济学、货币金融学、公共财政、劳动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重要领域。第二,简明通俗。与经济学的经典名著不同,这套丛书都是国外大学通用的经济学教科书,大部分都已发行了几版或十几版。作者尽可能地用简明通俗的语言来阐述深奥的经济学原理,并附有案例与习题,对于初学者来说,更容易理解与掌握。
    经济学是一门社会科学,许多基本原理的应用受各种不同的社会、政治或经济体制的影响,许多经济学理论是建立在一定的假设条件上的,假设条件不同,结论也就不一定成立。因此,正确理解掌握经济分析的方法而不是生搬硬套某些不同条件下产生的结论,才是我们学习当代经济学的正确方法。
    本套译丛于1995年春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发起筹备并成立了由许多经济学专家学者组织的编辑委员会。中国留美经济学会的许多学者参与了原著的推荐工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向所有原著的出版社购买了翻译版权。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许多专家教授参与了翻译工作。前任策划编辑梁晶女士为本套译丛的出版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在中国经济体制转轨的历史时期,我们把这套译丛献给读者,希望为中国经济的深入改革与发展做出贡献。
    《经济科学译丛》编辑委员会

代 序
并非全知、并非全能、也不仁慈,但不可或缺

    凯恩斯曾经说过:“要是经济学家能像牙医那样,做个既谦虚又有能力的人,那就太好了。”可惜,很多经济学家并没有这样的自知之明。不要只是批评经济学家。赫伯特•斯坦( Herbert Stein)曾经担任过尼克松和福特两位美国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说:“经济学家虽然并不十分了解经济,但政治家和其他人则知道的更少。”可惜,很多政策决策者也没有这样的自知之明。不要只是批评经济学家和政策决策者。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英国女王问了一个很天真的问题。她问经济学家:“你们怎么没能预测出金融危机呢?”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我经常遇到的最尴尬的问题就是:“你知道股票什么时候会涨吗?你知道房价什么时候会跌吗?”我要是能知道,还做什么经济学家!有一次看到一则消息,意大利一个城市的议会打算惩罚地质学家,因为他们没有预测出地震。这让我由衷地表示同情。经济体系、地质系统、生态系统都是复杂体系,而复杂体系从本质上讲是无法预测的。但是很多围观的群众并没有这样的基本概念。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宏观经济学和金融学暴露出极大的缺陷,遗憾的是,大部分经济学家选择了沉默,或许是在无比的困惑中集体失语。不过,经济学还是有希望的。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出现了凯恩斯革命。20世纪70年代之后出现了滞胀,凯恩斯主义失灵了,于是,又出现了理性预期革命。如今,我们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学能否再度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如果宏观经济学出现一次新的革命,一定是对多变的现实世界有了更为透彻的理解,对经济政策的失误有了更为深刻的反思。因此,从关注现实、关注政策人手,或许是宏观经济学者另辟蹊径的机会。一个值得忧虑的现象是,宏观经济学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变得越来越脱离现实。我遇到过一位研究宏观经济学的老师,讲起宏观经济学头头是道,但问他关于中国经济的任何事情,他都会说:“抱歉,我不了解,我只是研究宏观经济学的。”在大学本科生的经济学教材中,还能看到对政策问题的讨论,到了研究生阶段,几乎很少提到现实世界中的政策。这正是为什么我想要向大家推荐四位法国经济学家合著的《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这本书的原因。
    这本书的四位作者分别是阿格尼丝•贝纳西一奎里(Agnes Benassy-Quere)、贝努瓦•科尔(Benolt Cceure)、皮埃尔•雅克(Pierre Jacquet)和让•皮萨尼一费里(Jean Pisani-Ferry)。阿格尼丝•贝纳西一奎里是一位女经济学家,曾任法国智库CEPII的所长,亦为巴黎第一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主要研究国际货币体系和欧洲宏观经济。贝努瓦•科尔曾在巴黎综合理工大学任教,后在法国财政部任职,现任欧洲中央银行的执行董事。皮埃尔•雅克现任全球发展网络( GDN)的主席,曾任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副所长、法国发展署的首席经济学家。让•皮萨尼一费里曾任欧洲智库Brugel的主任,在他的领导下,Brugel在全球经济政策类智库排名中位居全球第一,他现在是法国总理的经济顾问。
    这四位学者都有着丰富的政策研究经验,他们合著的这本书,为学习宏观经济学的学生,尤其是研究生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帮助,可以帮助学生们跨越理论和现实之间的鸿沟,了解到理论的力量和不足、现实的鲜活和复杂。
    对范围更广泛的读者而言,此书的意义在于提供一种实事求是、心平气和的态度,去把握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借用著名经济学迪克西特(Avinash Dix-it)的话说,传统教科书上的政府是全知、全能、仁慈的政府,但政府其实并非全知、并非全能、也不仁慈。
    全知,是指政府知道一切经济主体的所有信息。在这样的假设下,政府干预一定是有效的。比如,有很多人会刻录盗版的光盘,这会侵犯到创作者的利益。但是,也有很多人刻录光盘只不过是为了在开车的时候自己听听音乐。如果政府能够准确地知道是谁在刻录盗版,比如说,可能是15~25岁之间的年轻人居多,那么,政府就可以专门针对这批年轻人征税,这就会使得社会福利最大化。可惜,政府无法准确地知道所有的信息。这不仅仅是因为统计数据不准确、统计方法不先进,而且是因为很多信息是在特定的情景下产生的,难以觉察且又瞬息万变。这就是哈耶克强烈地反对计划体制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全能,是指政府可以如其所愿地实现政策目标。在这样的假设下,政府干预也一定是有效的。问题在于,政府追求的政策并非单一。想要GDP增长率,就可能会破坏青山绿水,想要减少收入不平等,就有可能会影响经济效率。政府不得不在多个互相冲突的目标之间做出选择。而且,政府的政策工具也是有限的。经济学中的“丁伯根法则”讲到,如果政府有n个政策目标,至少要有n个政策工具。如果政策工具的数量少于政策目标,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顾此失彼的局面。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发现,政府的政策工具变得越来越少。传统的货币政策已经面目全非,单靠加息、降息再也指挥不动经济活动,更何况各国都面临结构调整,只用传统的宏观政策工具,如何实现结构改革的宏大抱负?
    仁慈,是指政府没有私心,唯一关心的是如何使社会福利最大化。在这样的假设下,政府干预也一定是有效的。问题在于,政治有不同的体制,政府有不同的部门,官员有自己的私利。并非说官员一定都会有腐败的问题,即使官员们个个廉洁守法、夙夜在公,他们的行为也不可避免地会有偏差。部门有部门的利益,铁道部会觉得修高铁比什么都重要,教育部肯定觉得教育是百年大计,国家体委会觉得奥运会拿金牌、为国争光最重要,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会觉得,要是纵容大家用GDP、VCD、wifi这些外来语,简直就是对中国文化的亵渎。腐败的危害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但官僚主义、本位主义这些毛病,大家可能最后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市场同样并非全知、并非全能、也不仁慈。
    信息不对称告诉我们,市场主体之间的信息是不可能完全一样的。每一个消费者都会知道,买家没有卖家精明。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无处不在。所谓“逆向选择”,是次货会冒充正品。如果一个二手车商人向你热心地推销一辆汽车,你该不该相信他呢?如果你是二手车商人,你会不会想方设法把问题最多、最不好脱手的车先推销出去呢?所谓“道德风险”,是指事先的承诺到了事后就不再兑现。上这个当的人太多了。怎么结婚之后和结婚之前,人就变了个样呢?实习阶段的表现和正式上班之后的变现,怎么会相差这么大呢?
    市场也不是全能的。有很多市场是空缺的。比如,一个人在读大学阶段,并没有收入,但却需要交学费,按说,大学生可以在这个时候贷款,毕业之后拿自己的收入偿还,但大学生哪里有什么抵押和担保,他们如何才能贷到款?小企业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全球气候异常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严峻挑战,我们这一代人总得对子孙后代有个交代吧。但哪里可以有一个市场机制,可以让我们的后代和我们这一代进行交易?企业污染环境带来的负的外部性,也是一个经济学里市场失灵的典型案例。
    市场更不是仁慈的。市场不负责温情和关怀,市场经济从来就没有一颗仁爱的心。哪怕一人独占全球的财富,其他人都无立锥之地,也不是市场经济操心的事情。市场经济既不善良,也不邪恶,它只是冷冰冰地计算,它只知道追求效率,它甚至不会考虑到,这种短视而极端的行为是否会葬送它自己。它就像亚马逊的热带雨林,或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你只能去适应它,却无法改变它。
    我们必须学会接纳并非全知、并非全能、也不仁慈的市场,同时还要认识到,政府也是一样:并非全知、并非全能、也不仁慈。
    在经济学的争论中,必须小心谨慎,细心体察不同的辩论者说的是否为同一件事情。曾经在世界银行工作过的经济学家拉维•坎伯(Ravi Kanbur)以全球化这一问题讨论过,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分歧究竟在哪里。他谈到,支持者强调的是总量,反对者则关注分配。支持者认为全球化对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有好处的,反对者则认为受损者没有得到应有的关心。支持者强调的是中期,他们看到的是在5~10年的时间内,全球化能够带来的好处,反对者则担心短期内的调整成本,他们也更关心长期内的历史巨变。支持者相信市场竞争能解决一切问题,而反对者则更强调市场竞争的不足之处。
    认识到这些分歧,有助于形成意见的共识,到最后我们会意识到:所有的经济学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it depends”。

何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