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73号:特朗普主义:辱骂的艺术
2018-06-11 15:30: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s://www.binghamton.edu/fbc/commentaries/index.html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73号

2018年5月15日

特朗普主义:辱骂的艺术

        唐纳德·特朗普当总统以来,他辱骂了几乎所有他与之接触的人。唯一的例外似乎是直系家庭成员。他们还没受到辱骂,但他们不讨喜的时候就被视而不见。他还辱骂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可能只有以色列例外。

        辱骂似乎是定义特朗普主义的一个用具,他总是津津有味地不断使用它。对特朗普主义的分析人士有两个问题。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管用吗?

        有分析人士认为,针对不同目标一再出现的这些无休止的辱骂是某种心智缺陷的结果。他们说,他是一个极度敏感的自大狂。他不能控制自己。他没有自制力。

        我不同意。我认为辱骂是设定策略的一部分,特朗普认为,这能最有效地加强(1)他在美国和世界舞台上的主导地位,(2)他政策的实施。

        特朗普认为他能从辱骂游戏中得到什么?当他辱骂一个人或一个国家时,他迫使他们做出决定。他们要么做出反击,要么冒特朗普乐于伤害他们某些要害之处的风险。或者他们可以对特朗普做出一些重要让步寻求回报。无论哪种情况,关系环绕的中心都是特朗普。

        在他看来,这使他成了“阿尔法狗”。此外,他不仅想成为世界权力的顶峰,而且还想被人看到他是顶峰。辱骂为这一目的服务。

        面对针对辱骂的两种不良回应做出选择,被辱骂的人或国家可以试着与同样或同时遭到辱骂者结盟。事实证明,潜在盟友在如何处理辱骂上有着同样的争论。潜在盟友可能会选择不同的反应。

        这个时候,被辱骂的人或国家可以试着说服潜在盟友改变策略。或者可以寻找其他潜在盟友。无论哪种情况,他们的关注都在于如何得到盟友,而不是如何对待特朗普的辱骂。他们从而被从主要问题上转移了,这对特朗普有利。

        这样,特朗普就可以改变策略。他可以对遭受辱骂的人或国家做出一定让步。他可以用一种模糊或限时的方式去做。当事人或国家必须在忍气吞声地感谢让步和认为这还不够之间做出选择。

        如果选择感谢,那么这个人或国家就会活在达摩克利斯剑之下,因为辱骂还会再次发生。或者他会因特朗普的暴怒而倒霉。无论哪种情况,特朗普最后都赢了。

        他可以用这个技巧来平息其左右两边对他的批评。事实上,这有助于他成为一个可行的中心,不管他推行怎样的具体政策。

        最后一个优势。由于特朗普的推文前后不一,当结果对他有利时,他就可以宣称自己有功(“我应该获得诺贝尔奖”)。而每当结果不如他所期,他就可以怪罪他人或他的整个核心圈子,声称他们没有遵循他的指示办事。

        我们现在必须谈谈辱骂是否有效的问题。它们是否让特朗普得到他想要的好处?我们必须从特朗普肯定担心的问题开始。他在美国民调中有很高的不支持率。在绝大多数国家,他的民调支持率也很低。

        他很不确定能赢得2018年和2020年的选举。他的保守选民基础不高兴,这可能使他们放弃投票,或至少不那么努力去争取保守派的选票。

        然而,尽管有这个弱点,辱骂游戏似乎还是在提高他的支持水平,如果只是些微提高的话。这是否足以实现他首要的直接目标,即再次当选?他需要向选民和其他国家展示某些成绩。

        他有几个成绩。在美国,他有减税法案。在世界舞台上,他(目前)即将会晤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但他也有失败的地方。他(还)没有能得到他计划中的移民措施,也没得到建墙的钱。而在世界范围内,他拒绝伊朗协议让大多数国家失望。

        问题是,对这些辱骂的回应是否会翻转成对他的反对。这很难说。有可能突然而至。或者他可能从泥沼中脱身。真正的问题是,辱骂的好处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结果就是太多的人和太多的国家失去太多。

        因此,问题不是是否而是何时。这是我们现在每天都在玩的游戏,在各个层面的选举中,在全世界的重新结盟中。不是会不会这样,而是何时会这样!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