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63号:特朗普输掉阿拉巴马州:这有多重要?
2017-12-29 08:57: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63号

2017年12月15日

 

 

 

                                特朗普输掉阿拉巴马州:这有多重要?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在美国最保守的州之一,民主党人道格·琼斯[Doug Jones]在特别补选中击败了共和党候选人罗伊·摩尔[Roy Moore]法官。

        在几乎人人都在探究选举结果的分析中,这被称为“惊人”、“令人惊讶”和“一个奇迹”,还有一长串类似的总结判断。

        在几乎所有这些分析中,大输家都被认为是唐纳德?特朗普。持不同意见的只有少数特朗普的拥趸,但他们的言论通常被认为对减少损失没有多少说服力。

        当然,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想知道,民主党出乎意料的胜利会如何改变即将到来的2018年和2020年美国选举前景以及美国地缘政治力量。简言之,这个所谓的惊人意外有多重要?

        让我们回顾一下阿拉巴马州选举之前哪个美国主要候选人受到青睐以及,如果罗伊·摩尔当选或没当选,其结果将会如何。以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在初选中千方百计要击败摩尔,这不是什么秘密,并且,一旦摩尔赢得初选,会让共和党与摩尔的竞选拉开距离。

        麦康奈尔的动机是清楚的。一方面,摩尔的竞选旨在大大激励罢黜麦康奈尔作为多数党领袖的努力。摩尔支持者的希望是把共和党推到极右,并把所有的所谓温和共和党人从政治权力中剔除。

        在这次阿拉巴马州的选举中,唐纳德·特朗普有两次亲身介入。首先,在初选中,他支持(尽管有点弱)路德·斯特兰奇[Luther Strange]反对罗伊·摩尔。其次,当摩尔赢得初选后,他(则强力)呼吁选民投票支持他来反对民主党。他两次介入,而每次他的候选人都输了--这并不是一个辉煌的成就。

        从麦康奈尔及其盟友的观点来看,这是他们能想象到的最糟的结果。共和党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目前处于劣势,很有可能失去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更糟的是,美国的党派分歧加深了,共和党人也不太可能在他们之前指望赢得选举的郊区重获力量。

        这似乎可以这样解释,即这是受过教育的女性对共和党认同党内极右翼以及唐纳德?特朗普仇视女性的推特言辞的反应。还还不仅仅是阿拉巴马州。这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在过去几年,共和党人在全国各地举行的每一次选举中都失去了城郊地区的选票。

        因此,共和党将进行艰难防御以阻止向民主党方面的摆动,而民主党人将努力维持自己在其传统中间派领导人与其近来力量陡增的激进左翼阵营之间的团结。

        阿拉巴马州的不同之处在于,民主党人赢得了非裔美国人、年轻人、拉丁裔选民和独立女性选民的选票,而大量通常的共和党选民却待在家里—既因为摩尔也因为特朗普。这是民主党需要在所有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使之不断重现的一个场景。普遍的共识是,他们可以这样做,但有一个主要的疑问。他们能在足够大的范围内做到这一点,以克服对他们不利的改划选区吗?

        很有可能,决定下一次美国选举的可能会是美国的地缘政治立场--主要在东北亚和大半为伊斯兰教的西南亚。在这里,唐纳德·特朗普是关键人物。他自以为自己强大到足以通过虚张声势的言辞和蓄意的军事威胁来改变局势。这完全是一种错觉,但却不会阻止特朗普以非常危险的方式行事。特朗普让这两个地区的几乎所有参与者都担惊受怕,因为他们担心,也有理由担心,特朗普拒绝承认美国地缘政治力量以及他自己从中所获力量的衰落。

        在美国,特朗普出于傲慢而误读实际力量对比的程度让很多人害怕,很有可能这会影响到美国国内的选举。

        目前美国在世界事务上的立场并非来自特朗普。这是美国从尼克松到布什到奥巴马的长期政策的延续。然而,有一个关键区别。特朗普确信自己的虚幻力量。他的前任至少担心他们是否真的拥有他们想拥有的力量。这就导致他们与伊朗达成协议。这就导致他们与古巴重建关系。这就导致他们避免公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特朗普试图取消所有这些决策。他能否在任何地方受到任何人的约束是完全不确定的。

        我的问题是,阿拉巴马州的选举有多重要。在短期内,我认为这非常重要。然而,长期来看,就世界能否在现代世界体系结构性衰落中幸存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微小的颠簸。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