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44号:抵抗?抵抗!为何及如何抵抗?
2017-03-13 17:29: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4号

2017年3月1日

抵抗?抵抗!为何及如何抵抗?

        从远古时起,感到遭受强权者压迫和/或忽略的人都抵抗当权者。这种抵抗时常改变了局面,但也不过有时如此。人们是否把抵抗者的事业视为善行取决于个人的价值观及其优先目标。

        在美国,过去半个世纪来,出现了一个被视为反抗“精英”压迫的潜在抵抗活动,“精英们”立法肯定社会实践中冒犯某些宗教群体的一些变化,无视农村人口及生活水平下降的人群。起初,抵抗活动选择了退出社会参与的途径。后来采取了更政治化的形式,最终采用“茶党”[Tea Party]为名。

        茶党开始在选举上有一些成功。但它很分散,并且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唐纳德?特朗普看到了这个问题以及自己的机会。他把自己展示为这个右翼“民粹主义”的统一领导人,并把运动变成了政治实力。

        按照特朗普的理解,领导一个反对所谓建制派运动与通过共和党寻求国家权力之间不存在冲突。相反,他能实现其邪恶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把两者结合起来。

        他在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大国中取得成功这一事实鼓舞了世界各地的志同道合者群体,他们也走上类似的道路,并拥有了不断增加的追随者。

        时至今日,特朗普的成功仍然没有被美国两大主流政党的大多数领导人所理解,他们寻找一些迹象,表明他会变成他们所谓的“总统”。也就是说,他们希望他放弃自己作为一个运动领导者的角色,而把自己局限在作为总统和政党领导人上。

        他们抓住他会这样做的所有微小迹象。当他在某一刻淡化其言辞的时候(就像他2月28日对国会演讲所做的那样),他们不懂得这正是一个运动领导人的欺骗伎俩。相反,他们感到了鼓舞或有了希望。但他永远不会放弃自己作为运动领导者的角色,因为他只要这样做,就会立即丧失实力。

        过去一年,面对特朗普成功的现实,美国(以及其他各地)出现了一个反运动,它采用“抵抗”[Resist]为名。参与者们懂得,唯一有可能遏制并最终打败特朗普主义的是主张不同价值观和不同优先目标的社会运动。这就是“为何”要抵抗。更困难的问题在于“如何”抵抗。

        抵抗运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明显到足以令主流媒体开始报道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不断猛烈抨击媒体的原因。广泛的宣传滋养着一场运动,而他正在竭尽全力粉碎这场反运动。

        抵抗运动的问题是,它仍处于其许多活动分散化以及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或至少还没有通过一项战略的阶段。也没有任何统一的领导人在此刻能做到特朗普对茶党所做到的。

        抵抗运动采取了多种不同的行动。他们举行游行,在其公开集会上挑战当地国会代表,为处于国家驱逐令威胁下的人们设立避难所,干扰交通设施,发表谴责言论,签署请愿书,以及建立当地民众群体,他们聚会研究并决定进一步的当地行动。抵抗运动已经能够把许多普通人变成了斗士,这在他们生活中还是第一次。

        然而,抵抗运动面临几个风险。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会被逮捕和监禁。充当斗士压力很大,一段时间后许多人就会感到疲惫。而他们需要成功--无论是小是大--来保持他们的精神。没有人能保证抵抗运动不会消退。茶党花了几十年时间才走到他们今天的地步。抵抗运动可能需要同样长的时间。

        抵抗作为一个运动需要记住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正处于一场历史性结构转型中,即从我们已经生活了大约500年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转向两个后继体系之一—其中一个是保留资本主义所有最坏特征(等级化、剥削和两极化)的非资本主义体系,另一个是其对立面,即一个相对民主和平等的体系。我称之为达沃斯精神与阿雷格里港精神之间的斗争。

        我们生活在转型的混乱和迷茫之中。这对我们的集体战略有两个影响。在短期(比如说,长至三年),我们必须记住,我们都生活在短期。我们都希望生存下去。我们都需要食物和住所。任何有望繁盛的运动都必须通过支持能够减少受苦人痛苦的任何办法来帮助人们生存下去。

        但在中期(例如20-40年),使痛苦最小化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我们需要集中精力与代表达沃斯精神的人进行斗争。不存在妥协。不可能建立“经过改革”的资本主义。

        所以,“如何”抵抗是清楚的。作为集体,我们需要更清晰地认识形势,更有决心进行道德选择,以及拥有更坚定的政治战略。这不会自动出现。我们必须把这些结合起来。我们知道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是的,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这并不是不可避免的。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