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6号:世界社会论坛仍很重要
2016-11-08 11:28: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6号

2016年11月1日

 

世界社会论坛仍很重要

        自2001年阿雷格里港召开第一次大会以来,世界社会论坛(WSF)一直定期举行。也总有一些分析人士同样定期地宣布,作为全球左翼的表达形式它已经死亡了。然而,尽管如此,它对全球争取正义的斗争仍然是重要的。

        最近一次大会于2016年8月9-14日在魁北克蒙特利尔举行。这次大会在某些方面与以往不同。它是第一个在全球北方举行的大会。决定在那里举行是有意要展示世界社会论坛的全球性。

        这个决定是有代价的。加拿大政府拒绝给大量全球南方计划与会的人士发放签证。与会者的旅费和住宿费相对较高。结果就是,这次大会参与者数量减少了,也比以往更向全球北方的参会者倾斜。对组织者而言这不足为奇。人们相信,这个代价与这一决定的积极一面相比还是值得的。

        在某些方面,这次大会就像以往所有世界社会论坛大会一样。一方面,讨论的议题十分广泛。与会者也倾向于参加那些他们最感兴趣的议题分会。结果形成了由议题隔离区组成的网络,在各种不同的世界政治斗争之间的相互交流则不足。

        另一方面,大家在世界社会论坛按“水平”方式组织的有效性上展开了很大争论。批评者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世界社会论坛与各地正在进行的实际政治斗争没有(或不再有)关联。这样的争论已经进行了多次,但这一次可能更激烈,甚至不无愤怒。尽管如此,其实质仍然一如既往。

        那些不满“水平”模式组织的人提出一个主要的新论点,即我们不应该看哪些人眼下正在参加世界社会论坛,而是要看哪些人不再参加,因为他们已经认为,这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因为它没有推动实际的政治斗争。

        反对的观点则认为,世界社会论坛已经显示其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品牌名称。现在有越来越多数不清的地区、国家和地方性社会论坛。在所有的地理水平上都有无穷无尽的主题论坛。这些论坛,正如全球性世界社会论坛一样,都是自我组织的。世界社会论坛已经证明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概念,而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概念。而这仍是其根本力量所在。

        当然,我们谁也没有定量数据来支持这些说法,无论这种还是那种。这是一套直观和完全主观的判断反对另一套的斗争。如果它变得更激烈,这主要是因为,十年前对全球左翼似乎相对有利的全球政治斗争,现在似乎已经逆转了。由此在全球正义运动中产生的悲观主义导致世界社会论坛出现了更刺耳的内部辩论。不是世界社会论坛造成了全球左翼这种世界范围的更大困难。相反,正是这种逆转导致世界社会论坛出现了更多的内部辩论。

        我自己的感觉是,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全球斗争,以及世界社会论坛在其中可以发挥的作用。如果我们不再举行世界社会论坛大会,这可能释放出一些可用于其他活动的资金、能量和时间。但是,这些“其他活动”有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因为悲观主义导致人们不再采取行动。世界社会论坛大会,无论多么不完美,都是重建和乐观主义行动。突尼斯斗争的两大组织--突尼斯经济和社会权利论坛(FTDES)和突尼斯总工会(UGTT)—的领导人写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分析蒙特利尔大会的失败。尽管如此,他们在文章最后说,尽管存在缺陷,但大会是成功的,因为它保留了希望的痕迹(le sillon de l'espoir)。

        蒙特利尔大会一个非常积极的方面是,大量与会者参加了有关世界社会论坛未来的分会。辩论很激烈,但它给我的印象是,与会者希望进行辩论。他们在寻找增强斗争的途径。他们认为,世界社会论坛如何组织可能是答案的一部分。

        世界社会论坛的秘密从一开始就是,它努力广泛地包容全球左翼内部的所有倾向。它努力思考全球左翼过去两个世纪的历史性失败。它在争取改变世界体系并代之以一个相对民主、相对平等体系的世界斗争中是加号而不是减号。让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相互指责上。让我们继续相互交流和相互学习。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