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马思佳
2019-04-01 15:08:00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ISP(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研究组),2019年3月29日

Policy Brief No. 201904

本文已发表于FT中文网2019年3月20日

“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马思佳

薛力

访谈对象:马思佳(Pascale Massot),渥太华大学政治研究院助理教授,曾任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资深顾问、外交部长亚洲事务政策顾问

中方访谈人员:薛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访谈地点:渥太华皇家橡树咖啡馆

访谈日期:2018年12月15日

录音稿整理:刘贺,外交学院2018级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

录音校对:薛力研究员

稿件经受访者审定

 

 

 

1、在您看来,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这个问题有一些不同版本的答案。在我看来,习近平主席在很大程度上试图提出一个方案或者计划以清晰地表达中国的国际化愿景。它是中国由一个被动的参与者变为一个进取型大国的标志。与此同时,她的区域性行为更加自信,更加多维。当然也有解决国内产能过剩的成分。中国的活动空间会增大,因为她可以将过剩产能的一部分出口到那些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

经济方面的考量在于“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便利了商业往来。此外,它协助中国建构了一个地区经济、金融、人文甚至是安全关系的塑造者形象。

(薛:您认为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哪一个是最重要的因素呢?)

我想与这些因素都有关。她展示了中国在本地区的多方面愿景。

2、您认为“一带一路”的优点和缺点各有哪些?

“一带一路”的优点是,有助于中国提升自身影响力、塑造友好亲密的周边外交关系、展示领导能力。对中国而言,“一带一路”是一个平台。它是中国所有愿景的集中展示,她集中表现了中国的积极进取、表现了其领导能力和连贯性(Coherence)。另一个潜在优点是满足该地区对基建的强烈需求。

如果没有中国这些国家在许多情况下将无法获得外来投资。中亚国家无疑需要基础设施建设,这是优点之一。很明显,“一带一路”也从战略上帮助中国。就“一带”而言,将强化中国的地位。就“一路”而言,将增加中国的存在并深化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薛:它又有哪些缺点呢?)

“一带一路”的每一个项目、每一个潜在优点都有可能成为缺点。例如,一以贯之的愿景和领导力是一个积极因素,但如果人们认为中国的战略意图过重或者中国的表现咄咄逼人,这就成了缺点。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认知问题,而这取决于人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但在另一方面,它也跟中国采取何种方式推进“一带一路”有关。中国可以实施那些几乎对所有人都有利的项目,也许这样做难度会加大。人们普遍认为基建需求十分强烈。中国需要审慎明智地推进项目的实施,需要避免让沿线国家背负太多的债务,需要当地民众的积极参与,否则沿线国家和中国都将面临相当大的风险。

实际上,我认为中国面临的一项风险是,中国方面做的太多,推进速度太快。其结果是,引发当地民众的不满和资助一些无必要的项目。“一带一路”在许多国家的实施遇到问题。中国已意识到这一点,在积极学习如何调整。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倡议,它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得到一些教训,做出一些调整,这些都无可厚非。

3、您是否了解加拿大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典型案例呢?

“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边界尚不明确。加拿大的利益相关者能够以多种方式参与其中,但目前尚不清楚加拿大的项目本身能否正式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薛:中加政府之间是否签订过一般意义上的协定呢?)

在2018年11月北京举行的经济与金融战略对话会上,加拿大同意派出一个高级别代表团参加2019年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在投资和金融领域的实际合作,加强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鼓励私营部门的参与,探索在第三方市场的金融合作机会,包括在“一带一路”框架之下开展的合作。

4、在“一带一路”提出后,中国的外交政策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认为中国外交政策的转变与“一带一路”的提出是同步发生的。在许多方面,“一带一路”是其主要载体。这是习近平时代的一部分。中国外交政策的转变体现在比以往更加自信,不再像以往那样“韬光养晦”。人们通常的理解是中国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能够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得更加自信,尽管中国内部对此仍有一些争论。

5、您觉得“一带一路”提出之后,中国的国家形象是:变好、变坏、没变?

如果我们讨论“一带一路”对中国在加拿大形象的影响的话,加拿大民众对“一带一路”的了解好像并不充分。

  (薛:商人和学者也不了解吗?)

  加拿大民众对“一带一路”知之甚少。即便是那些到过中国的商人对“一带一路”的了解也十分有限。那些了解“一带一路”、认为自己能够从中获益的人,可能会对其抱有很多积极期待。有些人了解“一带一路”,认为其中的确有很多风险,他们的看法很复杂。我认为大多数加拿大民众并没有特别明确的看法。人们的看法取决于你如何向他们解释“一带一路”的内容。我认为加拿大民众将会对此持一种开放包容的态度。

人们的一般性看法是中国正在向那些急需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提供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当然也有其他形式的忧虑和潜在的风险,但我认为,大多数加拿大民众都十分认可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对基础设施进行的投资。

6、习近平主席曾将“一带一路”称为“世纪工程”。这意味着将是一个长期项目。那么在您看来,“一带一路”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我认为中国需要继续学习,需要对“一带一路”进行必要调整。如果我们将2013年至今称为“一带一路”的第一阶段,那么第二阶段应该如何推进呢?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像“一带一路”这样宏大的倡议进行调整无可厚非。考虑到环境问题和经济与对外关系的可持续性问题,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缅甸、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马尔代夫等国家遇到了一些问题。也许中国需要反思如何继续推进“一带一路”的实施。如果确实按照中国宣称的“双赢模式”进行,中国需要找出问题的原因。如何提高当地民众对“一带一路”的接受程度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开辟海外市场的大国,如之前的美国和现如今的中国,遇到一些挑战实属正常。我认为“一带一路”将来面对的真正考验将是中国是否具备吸收、学习和提高的能力。

7、当中国在海外实施“一带一路”时,您认为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在与外方合作时,哪一个效果更好?二者的差异大吗?

中国有着各种各样的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很多国有企业常年在海外运营。他们有着丰富的运营经验,擅长实施大型项目。他们已经开始与当地民众发展良好的友谊。例如在加拿大,中海油(CNOOC)是一个有代表性的国有企业,它有一个项目,每年把几十个加拿大环保行业的中小企业送到中国去,以便接触潜在的合作伙伴。

(薛:您为什么会提到环保公司呢?)

我指的是专门研发绿色科技的公司。他们很有趣,在加拿大也很受欢迎。来自中国的不同的国有企业有着不同的业绩记录。中国的私营企业同样如此。有些企业业绩很好,有些则表现欠佳。例如,有些规模较小的私营或国有企业海外工作的经验并不丰富。除所有制的差异外,我认为十分重要的一点是,该公司是否融入地方环境、模仿现代典型案例的老练方式处理好海外事务。我认为国有企业可以做好这项工作,私营企业同样也能做好。但并非所有企业都能做到这一点。

8、您可以介绍一些加拿大的知名智库吗?

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IGI),加拿大国际政策研究中心(CIPS),加拿大国际委员会(CIC)。在亚洲研究方面有一个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PFC)。还有一个中国学会(CI),主要研究中国问题。

9、您认为加拿大政府是否会决定与“一带一路”进行对接或者更充分地利用“一带一路”?

如上所述,提及“一带一路”,前年11月,中加两国政府一致同意加强在投资、金融和提升私营部门参与程度方面的合作,当然也包括探索在第三方市场进行金融合作的机会。商业界的对华合作意图越来越强。另一个因素是加拿大是亚投行的成员国,这为加拿大参与“一带一路”创造了很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