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TPP的前景与中国的应对
2016-12-22 20:13:00

《世界知识》2016年第24期

TPP的前景与中国的应对

薛力

        特朗普胜选后录制的一段视频显示,他上任后首个百的议程就包括落实竞选诺言:退出TPP。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在11月11日表示奥巴马剩余任期内不再谋求国会通过TPP。这些导致世界上出现一种声音:TPP已死,RCEP与亚太自贸区(FTAAP)将迎来春天。笔者对此的回答是:TPP很可能在加入修正条款后被美国国会通过,TPP、RCEP与FTAAP各有自己的生存空间,未来三者将实质性趋同。

        TPP与全球化问题密切相关。目前发达国家出现的趋势是:服务业(典型如IT业与金融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支持全球化,而在全球产业分工中丧失比较优势的传统制造业、矿业与农业部门反全球化。

        以美国为例,特朗普在竞选期间高举反TPP大旗,这为他赢得大量选票。统计分析表明,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具有以下特点中的一个或几个:男性,大专及以下教育程度者,白人尤其是无大学学历者, 45岁以上,来自近郊与小城镇,年入5-10万美元。这些人主要分布在美国中西部,从事制造业、矿业、农业,他们是全球化的受害者。而年入5-10万者同时还是奥巴马医改法案的受害者:法案的实施导致他们医疗保险开支大幅度上升,数额从几千到上万美元不等。这解释了特朗普获胜的关键:在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密歇根这三个民主党票仓赢得全部选举人票。

        研究表明,竞选主张中有70%得到落实。但特朗普大概只能达到50%左右,“废除TPP”将成为他难以落实的竞选主张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1)他缺乏行政经验,与整个精英层对垒。直接诉诸民众固然能为他获得大量选票,但竞选主张的落实却仰赖隶属于精英阶层的行政体系。而美国的精英阶层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整体上支持全球化。(2)以金融业、IT业为代表的服务业,以及以波音、GE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支持全球化,反对废除TPP。他们对立法、司法与行政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上述全球化受害者。(3)美国的经济实力相对下降,在全球经济机制的构建中难以如二战后那样“一意孤行”,而日本、澳大利亚等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废除TPP或者重新谈判。日本试图以TPP倒逼国内经济改革,这事关安倍经济学的成败,因此日本众议院在10日强行通过了TPP方案,以此向美国施压。澳大利亚外长更表示,一旦TPP搁浅,澳将把重心转向RCEP。新加坡、秘鲁、文莱、新西兰、马来西亚等严重依赖外贸的国家也不赞成放弃TPP。(4)美国加入TPP主要目的有三:获得制衡中国的经济手段;保持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与TTIP结合,继续主导全球贸易机制。废除TPP等于向世界发出信号:美国将放弃对世界经济新机制的主导权。这将严重影响美国的声誉与地位,也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而且,接手行政事务后特朗普将会发现废除TPP、另起炉灶的成本太高。

        当然,特朗普也不可能全盘接受TPP。从既往经验看,美国对已经签署的经济协定“推倒从来”的案例不多,最具有可比性的大概是韩美自贸区协定。奥巴马在首次竞选总统时也大力反对这个协定,表示要重新谈判。他上台后不顾韩国的反对坚持重新谈判,可经过三年谈判于2011年签署的新协定只是增加了若干对美国有利的条款,整体框架并没有变化。在TPP问题上,特朗普很可能会采取类似办法。

        对中国来说,TPP“挂掉”固然是好消息,但也不完全是好事。TPP与TTIP产生的背景是:随着多哈回合的停摆,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受阻,许多国家转向推进区域一体化。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同时,还尝试主导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并在这一进程中强化自己的竞争优势(如推进投资自由化、降低贸易壁垒),并缩小自己的比较弱势(如提高环保、劳工权利与工资标准,严格执行知识产权)。

        新兴经济体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受益者,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也越来越大,如中国就贡献了世界经济增量的38%,超过了仍处于金融危机阴影下的美国、日本与欧盟。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与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不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正在成为全球化的主要推手,以便完成工业化与城市化。

        但新兴经济体整体上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下端,执行过高的环境、劳工等标准将严重削弱自己的竞争优势,因此必然反对发达国家那些假公济私、过河拆桥乃至以邻为壑的行为。毕竟,享受现代生活依然是大部分人的诉求,而人类还没有找到大型经济体无污染地快速实现现代化的途径。

        不过也要看到,TPP与TTIP所倡导的标准,确实有助于改善人与自然的关系,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与生态优化,落实这些标准符合新兴经济体的长远利益。对于新兴经济体的龙头中国来说,经济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面对大量难啃的骨头,“以开放促改革”依然是有效的发展策略之一,而“TPP标准”就是一个抓手。因此,中国在反对TPP对抗性思维的同时,不妨吸纳其合理成分。事实上,过去一些年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明显加大了力度,并取得了明显成效:中美在知识产权上的争端明显缓解,劳动力工资水平大幅上升,在环境保护尤其是应对气候变化上的努力有目共睹。中美BIT谈判进展明显,双方都下决心尽早达成协议。

        “TPP标准”是中国的未来目标,而RCEP与FTAAP则是现实的选择。后二者虽然标准较低,但适应了相关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推进区域经济整合的现实需要。RCEP是由东盟主导的、有16个国家(东盟10国加上中日韩印澳新6国)参与的区域经济整合进程。日本为了弱化中国在10+3框架内的影响而力推10+6框架,RCEP就是落实10+6框架的主要经济手段。中国因此一度对RCEP不怎么热心。但中国渐渐意识到,推进RCEP整体上符合自己的利益,且有利于“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因此,近几年对RCEP的热情明显提升。FTAAP构想2004年由加拿大提出,然后由美国在2006年河内APEC会议上正式提出。但美国在“有了”TPP后就把FTAAP“打入冷宫”。中国不过是重新给这一机制注入动力,以推进亚太经济整合进程。或许可以把FTAAP看作“一带一路”战略的经济抓手。但其涵盖的国家更多,除了上述16国外,还包括美国等太平洋东岸国家,未来甚至会扩展到俄罗斯、中亚以及整个南亚。与美国主导的针对性颇强的TPP相比,FTAAP注重开放与包容,并不试图制衡任何国家。两个机制倡导国心态的差异从中可见一斑。

        总之,TPP或会进入一段不太长的休眠期,但不会轻易“挂掉”。崛起中的中国正在超越美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第一推手,并在此过程中推动改革由美国主导建立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因此,对于围绕TPP而发生的波折与故事,只需冷冷看一眼,然后戮力聚焦于“自家的事”:推进一带一路,升级中国-东盟自贸区,支持东盟主导RCEP,扎实构建FTAAP。习近平11月19日在利马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阐述了中国推进亚太发展的四点思路和举措,以及推动自身经济发展的四个措施,两者内外兼顾,构成中国推进FTAAP建设的最新一环。

        (此文受惠于11月18日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贸易室召开的TPP前景专题讨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