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71号:卢拉被捕:政变成功吗?
2018-04-27 15:54: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s://www.binghamton.edu/fbc/commentaries/index.html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71号

2018年4月15日  

卢拉被捕:政变成功吗?

        2018年4月7日,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被捕并被带到库里蒂巴监狱,开始了12年的刑期。他于2002年10月至2011年1月担任巴西总统。他非常受欢迎,2011年卸任时支持率为90%。

        不久之后,他就被指控在任期间涉嫌腐败。他否认这一指控。然而,他被判有罪,这一判决得到上诉法院维持。他仍在就其判决向最高法院上诉。

        然而,根据对巴西法律的解读,一旦上诉法院确认了他的判决他就可以入狱,而不必等待最高法院的裁定。尽管如此,他还是提出了要求人身保护权,这会使他免于牢狱之灾,直到他用尽所有可能的上诉。这个要求以6比5的票数遭到否决。于是,最初指控他的法官,即那个特别敌视卢拉的塞尔吉奥·莫拉[Sergio Mora],迅速将卢拉逮捕入狱。

        这种严酷的待遇并没用来对待其他许多面临更严重指控的人,原因是什么?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回顾巴西最近的历史和卢拉的作用。

        卢拉是一位工会领导人,他创立了一个工人政党即“巴西劳工党”[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 do Brasil (PTB)]。这是下层阶级的政党,主张在巴西和整个拉丁美洲实现根本性变革。

        卢拉连续几次竞选总统。至少有一次他的选举结果被骗走了。他最终在2002年获胜。

        巴西的选举制度导致涌现出大量政党,它们中从没有一个政党在立法机构中获得20%以上的席位,更不用说大多数了。因此,为了治理国家,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必须与其他意识形态倾向非常不同的政党达成协议。

        尽管有这样的限制,卢拉还是有能力组建了政府,并获得立法支持,把大量资源转给占巴西人口三分之一的最贫穷人口,这也是为什么他受欢迎的原因。他还有能力领导拉美国家建立了跨国组织,其中不包括美国和加拿大。

        国内再分配和地缘政治再结盟使美国和巴西右翼势力大为不满。有一个情况让他们难以应对卢拉:21世纪最初10年世界经济状况非常有利于所谓新兴经济体,也就是所谓金砖国家(包括巴西)。

        然而,世界经济的风向变了,巴西 (以及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国家收入突然减少了。

        右翼势力从随之而来的财政紧缩中找到了新机会。他们把经济困难归咎于腐败,并组织了一个称为lava jato (洗车)的司法运动,这引出了洗钱问题,这个问题确实普遍存在。

        2011年,迪尔玛·罗塞夫在卢拉之后接任总统职位,她是巴西劳工党比较保守的一个领导人。某些劳工党内阁成员被判腐败罪名成立后,右翼力量发起了弹劾迪尔玛的行动。她本人并没有被指控腐败,而是被指控在领导岗位上对其下属监督不力。

        这是一个难以令人信服的借口。正如博温托·迪·苏萨·桑托斯[Boaventura de Sousa Santos]所说,在巴西,一个无可指责的诚实政客就是被当地所有最腐败官员的选票以腐败为名成功弹劾的人。

        右翼发起这场闹剧的原因是,迪尔玛被弹劾后接替她的将是副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 ],他之前作为选举联盟的一部分与迪尔玛一起竞选。特梅尔旋即上任,并拒绝举行他几乎肯定会失败的提前选举。相反,他所做的头几件事之一就是设法取消对他腐败的实质性指控。

        弹劾迪尔玛的动机看来很明显。这是为了防止卢拉参加下一届总统竞选。舆论普遍认为卢拉将再次获胜。阻止他的唯一办法就是指控他腐败。这个指控只有在迪尔玛遭到弹劾才能持续下去。劳工党的力量与卢拉的魅力密切相关。任何其他候选人可能根本无法获得卢拉所能获得的支持度。

        卢拉受到立即监禁的威胁后,巴西两大主要的民众力量表达了他们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一场政治政变。其中之一是卢拉一度领导的中间派“劳工总会”[ùnica dos Trabalhadores (CUT)]和巴西最大的农村组织“无地农民运动”[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Rurais Sem Terra (MST)]。

        无地农民运动领导人若昂·佩德罗·施特得理[Jo?o Pedro Stedile]解释了他们支持的原因。无地农民运动与卢拉有很多分歧,对他拒绝破除许多新自由主义政策感到失望。但是,试图阻止卢拉参选的是那些真正敌视卢拉取得的所有积极成果的人,他们将会采取严厉的倒退措施。

        无地农民运动和劳动总会组织了民众大动员来反对监禁他。但是,面对武装部队威胁介入(并可能重新恢复军事政权),卢拉决定让自己被捕。他现在被监禁了。

        今天的问题是,这场右翼政变能否成功。这不再取决于卢拉本人。历史可能宣告他无罪,但巴西和拉丁美洲当前的斗争取决于基层的政治组织。

        特梅尔政府将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特梅尔无疑会让自己成为选举的候选人。特梅尔既不知羞耻也无任何底线。他的风险在于走得太快太远。

        我们正处于现代世界体系的结构性危机之中,其主要特征之一就是世界经济的高度波动。如果它的下行甚至甚于目前,那么民众反政府情绪很可能高涨起来。如果它开始包括很大部分专业阶层,很有可能出现一个与下层阶级的联盟。

        即便如此,改变巴西的政治现实也不容易。军队可能随时准备阻止一个左翼政府上台。然而,人们不应绝望。军队之前曾被击败一次并被逐出了政权。它可能再次这样。

        简而言之,巴西和整个拉丁美洲的前景高度不确定。鉴于其规模和历史,巴西是为争取进步结果的中时段斗争的一个关键区域,这场全球左翼和全球右翼之间的斗争关乎结构性危机的解决是否有利于己方。

        巴西值得我们大家密切关注,也值得我们团结起来积极参与。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