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66号:法国马克龙总统是何许人也?
2018-03-03 10:21: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66号

2018年2月1日

法国马克龙总统是何许人也?

        各地的政客都对自己政治和个人的部分日程秘而不宣。有时,揭露这些“秘密”会使那些支持此人的选民感到幻灭和/或减少支持。不同之处在于政客能在多大程度上掩盖住这类秘密。

        最近当选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比大多数人更能保守秘密。因此,试试回答他(实际上)是怎样一个人的问题还是有用的。首先,有关答案存在很多分歧。这种分歧不仅在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存在,而且在两者内部也存在。

        我们对他的背景了解多少?他就读于两所法国精英学府—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和国家行政学院[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ENA)],他在那里的表现非常出色。

        毕业后,他在政府财政部担任财政督查。后来转入私有领域,在罗斯柴尔德银行得到一个银行家职位。当时他是即将于2009年以弗朗索瓦?奥朗德在法国执政的社会党的一员。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改变了自己的党派隶属成为独立人士。

        社会党中最“中间派”派的领导人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在2016年组建了其第二任也是更为保守的内阁后,任用马克龙担任其经济部长。马克龙的任务是推动法国的政府政策转向新古典主义。马克龙(以及瓦尔斯)仅仅获得了部分成功。

        2017年总统选举即将来临。瓦尔斯寻求成为社会党候选人。马克龙不支持他,而是创建了自己的政党。他把它命名为“En Marche! ”,意思是“前进”,但也是马克龙姓名的首个字母(EM)。

        社会党支持率此时已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现任社会党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极不受欢迎。另一个主流政党即中间偏右的共和党的候选人是弗朗索瓦?菲永,他利用自己品行比较端正作为其主要依据,出人意料地赢得了其政党提名。

        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候选人马琳?勒庞在付出了与该党创始人、自己的父亲让-玛丽?勒庞的公开决裂的代价后,成功地让该党接受了更“体面”的立场。

        最初看来,在首轮多人角逐中胜出的两位候选人会是菲永和勒庞,他们会把只有两个候选人的第二轮变为中间偏右和极右翼之间的一场竞争。对许多选民来说,这样的一个选择非常令人不快并难以接受。

        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菲永本人卷入了一桩丑闻,但他拒绝退出以便让他的政党提名另一位候选人。由此而来的菲永支持率下降让马克龙可以宣称自己是唯一能在第二轮选举中击败马琳?勒庞的候选人。

        马克龙自称其政党既不左也不右,打破了一个世纪以来在选举和执政中盛行的左右格局。这一招起作用了。在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得票率为24%,勒庞得票率为21%。在只有两名候选人的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以65%得票率胜出。

        在其竞选活动中,马克龙利用了另一个来自社会党传统的主要论点。社会党一直是反对右翼政党传统的laicité(有点类似于世俗主义)的主要捍卫者,而右翼政党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天主教选民。马克龙先攻击菲永后又攻击勒庞,说他们在诸如堕胎、同性恋权利等问题上试图打造社会保守立场。

        然而,上任伊始,马克龙就试图把两大主流政党的重要政客以及生态学家和自我认定的中间派人士吸引到自己的政府中来。他显然希望这会破坏两大主流政党的未来前景,并巩固他自己及其政党未来几十年在法国政坛的主导地位。

        现在他正在进入其执政第二年,我们能说清他是何许人吗?在所有经济问题上他无疑是一个右翼人士。他是能对法国福利国家结构做出重大修改的第一个政客。当奥朗德尝试出台一个远为温和的这种改革时,一半的法国人上了街,提议被部分撤回。马克龙这样做的时候却没有出现这样的反应。特别是,工会未能动员它们的成员像反对奥朗德那样反对马克龙。

        马克龙已经表明他在世界舞台上同样野心勃勃。奥朗德无法维持法国作为控制欧洲政治的法德两驾马车的平等盟友的地位,而马克龙却踏进德国现在更弱的地位所造成的空白。而且他并未就此止步。他在没有公开采取反美立场的情况下挑战了美国的霸权野心。

        而且,他还试图使法国成为太平洋地区、非洲和中东以及甚至拉丁美洲的重要棋手。他所提供的似乎是美国世界政策的一个更易接受的版本,而不是提供某种更进步的东西。

        至于在社会问题上,马克龙表现的相当谨慎。是的,他支持左翼赞成的事业,但他小心地不走得太远太快。他不希望招致天主教选民大规模街头抗议。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法国目前掌权的是现代历史上最精明、最有效的右翼政客。人们可以设想曾有其他人也想出台类似的一揽子政策,但他们没有能力建立起使之通过的联盟。毫无疑问,马克龙得益于世界体系的混乱状态。但应该承认,他有效地推进了其保守目标。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