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42号:特朗普的世界政策:两个热点
2017-02-09 10:44: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2号

2017年2月1日

特朗普的世界政策:两个热点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已明确表示,他担任总统期间将在世界各地所有事情上都有一个立场。他还明确表示,他将在其政府遵循的政策上独自做出最终决定。他在实施其政策时选择了两个优先领域:墨西哥和叙利亚/伊拉克,后者是伊斯兰国(IS)哈里发力量所在地。我们可以把这两个领域称为热点,特朗普在那里正以其最具煽动性的姿态行事。

        墨西哥可看作是他整个竞选活动的主要议题,先是在共和党提名中,后在总统选举中。情况可能是,他对墨西哥和墨西哥人喋喋不休的严厉表态使他获得了比在任何其他问题上都要多的公众支持,从而使他赢得了总统职位。

        特朗普正确地看到,如果他不能把采取反墨西哥行动作为优先考虑,他会引起其最坚定支持者迅速而深重的失望。所以他这样做了。

        上任后第一天,他就重申他要修建一堵墙。他声称他正在寻求对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进行重大修改,否则将拒绝该条约。他还重申了他打算让墨西哥支付建墙费用,办法是对所有美国从墨西哥的进口征税。

        他真能做到吗?他实施这个计划存在着法律和政治问题。美国和国际法方面的法律障碍可能不是很大,尽管美国可能被控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 规定。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特朗普可能准备让美国撤出世贸组织。

        政治障碍更为严重,这使他能否充分而迅速地推行其计划更不确定。美国国内对该计划存在强烈反对意见,无论在道义还是实际推行上。务实方面的反对意见是,隔离墙对于减少无证劳工入境是无效的,只不过增加了人们越境的成本和危险。有趣的是,就连得克萨斯州牧场主也从务实角度表达了反对意见,而他们一直是他最强烈的支持者。当然,表示反对的还有许多依赖无证劳工的美国企业,它们将是真正的失败者。他们将会继续在国会内施加压力以削弱这项政策。

        他能否真正把建墙费用转嫁给墨西哥出口商也不清楚。已经有许多分析声称,通过提高美国从墨西哥进口的成本,除了墨西哥出口商外,成本最终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或者后者替代墨西哥出口商承担成本。

        在墨西哥方面,恩里克·培尼亚·涅托 [Enrique Pe?a Nieto]总统最初努力与特朗普总统谈判边界问题。他派了两位部长到华盛顿进行初步讨论。他在特朗普访问墨西哥时表示欢迎,并计划本人访问华盛顿。对特朗普表态的这种温和反应在墨西哥不受欢迎。培尼亚在国内许多其他问题上受到攻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特朗普对培尼亚任何迎合行动明显不感兴趣成了最后一根稻草。这在墨西哥被视为羞辱。培尼亚取消了他的行程,并采取了蔑视华盛顿的立场。这样做,他已经作为墨西哥民族自豪感的代表让其国内批评者们团结在了他的周围。

        我再设问:特朗普能让墨西哥屈从他的意志吗?在很短时期内,他可能被认为正在履行其竞选承诺。然而,在中期,完全不能确定特朗普在这个热点上得到的会是一项成功记录。

        叙利亚/伊拉克是一个甚至更困难的热点。特朗普说他有一个消灭伊斯兰国的秘密计划。以他典型的行事方式,他给了五角大楼三十天时间提出其建议。只有那时他才会宣布他的决定。

        那里已经有够多的问题在等着特朗普。俄罗斯现在似乎成了该地区最强大的独一政治棋手。它迈上了建立政治和平进程的道路,包括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叙利亚主要反对派势力、土耳其和伊朗(还有真主党)。美国、西欧和沙特阿拉伯都被排除在外。

        这种排斥对特朗普而言是不能容忍的,他现在扬言要派美国地面部队打击伊斯兰国。但是,这些部队在叙利亚或伊拉克会与谁联合呢?如果与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政府联合,那么,他们将失去伊拉克逊尼部族力量的支持,美国一直在与后者培育关系,尽管他们曾一度支持萨达姆·侯赛因。如果与库尔德自由斗士[peshmerga]联合,他们将会进一步惹恼土耳其和伊拉克政府。如果与伊朗部队联合,他们将在美国国会以及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引起一片怒吼。

        如果特朗普不顾一切派军队进入,他会发现几乎不可能撤回他们,正如在他之前乔治·W.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所经历的那样。但随着不可避免的美军伤亡,国内支持就会消失。那时,与在墨西哥问题上相比,他会得到更少的短期掌声以及可能更多的中期挫折。或迟或早,他和他的支持者们都会了解美国地缘政治力量的有限性以及从而特朗普的世界力量的有限性这个严酷现实。

        随后会怎样?特朗普会勃然大怒进而采取危险行动吗?这正是世界大多数人所担心的,即一个实力太弱而武器太强的美国。特朗普将面临在如下两者中做出选择:动用他拥有的武器,这会是徒劳的但很可怕;或者,在地缘政治上悄悄撤回到美国堡垒中,一种对失败的默认。无论哪种情况,对他而言都是非常不爽的决定。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