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8号:法国奇迹
2016-12-06 09:41: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8号

2016年12月1日

法国奇迹

        2016年11月20日,弗朗索瓦·菲永[Fran ois Fillon]以44%得票率赢得了右翼第一轮总统初选,法国报纸《解放报》[Libération]在“法国奇迹”通栏标题下报道了这一事件。所谓奇迹指的是,所有民调直到最后一刻都预测他会在七人中位列第三,得票率略高于10%。

        对民调而言这是糟糕的一年,但这个差距远远超过美国大选中更小的预测错误。这是如何发生的,它对未来的大选又预示着什么?

        法国的正式选举结构有些不同寻常。除非候选人在第一轮赢得超过50%的选票(通常很难实现),否则,一周后会举行第二轮投票,只有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最高的两人成为候选人。这在只有两个主要政党时运作良好。在这种情况下,第一轮展示出一系列观点,而第二轮则让小党能够聚集在他们中意的人周围,这就是所谓在中右和中左之间的选择。

        如果存在三个政党竞争,每个都很强大,制度就出现故障。这就是法国目前的局势。在国家层面,三个党目前是社会党(中左)、共和党(中右)和国民阵线(极右)。

        由于在共和党内有三个主要候选人即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阿兰·朱佩[Alain Juppé]和弗朗索瓦·菲永,情况就更加复杂。人们曾预计萨科齐和朱佩将分享第二轮。这正是没有发生的事。

        萨科齐是法国前总统,同时也是共和党的主席。朱佩和菲永都曾是总理,朱佩在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之下,菲永在萨科齐之下。萨科齐代表着一个对那些受到国民阵线吸引的选民有号召力的纲领,从而会在全国第二轮大选中胜出。朱佩代表着一个对犹豫不决中间派选民以及甚至社会党选民(在初选和大选中)有号召力的纲领。几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菲永的纲领。预测是,朱佩在大选中将是一个更强有力的候选人,因此可能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统。

        每个人都大错特错。不仅菲永位列第一,而且朱佩次之而萨科齐位列第三,因此被淘汰出第二轮。萨科齐立即表示在第二轮支持菲永,讨厌朱佩也蔑视一下菲永。第二轮给出了更决定性的结果。菲永获得了三分之二选票。

        与此同时,左翼即将到来的初选中分歧巨大。弗朗索瓦·奥朗德总统的支持率非常低,他曾表示将很快宣布是否参选连任,很可能会退出选举。否则,他将有甚至赢不了左翼初选而蒙受羞辱的风险。但由于左翼中没有突出人物,并且可能没有人在第二轮后能团结队伍,很可能,左翼在全国第二轮选举中甚至连一个候选人都没有。

        如果到时全国第二轮大选是菲永对阵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Marine LePen],十分要紧的问题就是看菲永主张怎样的纲领。初选之前,菲永发表了他的三大优先目标,还有实现这些优先目标的十五个具体措施。这三大目标是“(1)放开经济,(2)恢复国家权威,保护法国人,和(3)坚持我们的价值观。”

        把口号翻译成清晰的语言,那就是,菲永提出的是把吸引商业至上选民的撒切尔经济纲领,吸引担心个人经济状况下降的中产阶级选民的反移民纲领,和吸引右翼天主教选民的社会-传统派纲领三者结合在一起。他得到的支持中还有另一个因素。朱佩得到了一个重要中间派人物即弗朗索瓦·贝鲁[Fran ois Bayrou]的支持。但贝鲁在上一次总统大选中支持奥朗德,并被右翼很多人看作是一个叛徒,他们把奥朗德2012年战胜萨科齐看作是贝鲁的恶行所致。

        如果他的这些议题组合起来让你觉得类似于唐纳德·特朗普和支持英国脱欧的选民的观点,你没看错。主要的区别在于法国的两轮制度。现在的问题变成了勒庞在与菲永的争斗中会多么有效。法国中左翼主流报纸《世界报》[Le Monde]警告说,菲永的立场有一个弱点。他在初选中得到的支持中缺乏他们所说的“民众投票”。他的支持主要来自城市专业人士和企业家再加上退休人员。民众阶级基本上放弃了投票。菲永能阻止这些选民发现勒庞是一个更合适的总统吗?

        勒庞已经指责菲永是阶级分化的代言人,推动“前所未有的最差的这种纲领。”国民阵线副主席弗洛里安·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狂呼:“野蛮的全球化有其候选人;他的名字就叫弗朗索瓦·菲永。”

        菲永奇迹是否会在大选中无果而终?或者,他能找到一种方法得到普通民众的支持,或者通过投票给他,或者至少投弃权票?无论结果如何,法国显然正在加入美国和全球北方其他国家的右转趋势。所有的目光现在都会盯着德国,看它是否将抵制这种趋势。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