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5号:哥伦比亚:亮光熄灭了
2016-10-21 20:00: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5号

2016年10月15日 

 

哥伦比亚:亮光熄灭了

        至少在最近十年—如果不是更长的话, 全球状况是悲惨的。世界陷入了大大小小的战争中,它们似乎永无休止也无法停止;陷入了可怕的残暴中,而其肇事者却在大肆炫耀;陷入了对所谓安全区域的蓄意攻击中。在这个人间地狱只有一个亮光。哥伦比亚1948年以来的所谓暴力活动[la violencia]似乎即将结束。

        1964年以来一支号称“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简称FARC)的农民游击队开始进行斗争,试图推翻政府。游击运动面临政府的猛烈反对,后者得到美国的大力支持。此外,还有一些凶残的非官方右翼准军事力量,他们得到政府的私下支持。

        最近十年变得明显的是,双方没有一方能赢得一场彻底的军事胜利。僵局和随之而来的战斗疲劳导致各方重新考虑其孤注一掷的立场,并进入了政治谈判过程。这是怎么发生的?

        在政府方面, 新总统在2010年当选。他是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出身于大贵族地主家庭,在政治上极端保守。在上届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 [Alvaro Uribe]政府中,他是国防部长。作为国防部长,他指挥发起巨大攻势以消灭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然而,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一旦当选总统,他秘密寻求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进行谈判。

        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一方,同样出现了一个接班过程。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实际军事控制地区的数量减少了。连续两任领导人被杀。最新的领导人罗德里格·隆多尼奥[Rodrigo Londoo],其游击队别名为季莫琴科[Timochenko],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并且也寻求谈判。

        秘密谈判导致2012年10月发布了一个声明,他们就讨论框架达成了一致意见。他们同意在哈瓦那会见,由古巴和挪威政府共同主持,也得到了智利和委内瑞拉政府的支持。这些谈判是漫长而艰难的,但一个接一个,在六大问题上达成了妥协。因此,哥伦比亚政府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在2016年9月26日公开签署了一个协议。

        然而,在协议实施之前,哥伦比亚政府把协议提交公民投票。公民投票是桑托斯的主意,他认为真正的和平要求公众投票使之合法化。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认为这是个坏主意,但没有破坏投票。

        上一任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进行任何谈判,他带头要求投反对票。民调结果曾显示赞成票轻松取胜。然而,在10月2日的公民投票中,反对票以50.2%赢得了非常微弱的胜利。自此哥伦比亚和整个世界都处于震惊中。

        为什么先期的民调如此错误?有很多因素。一些人可能欺骗了民调人员,不想承认自己反对一个“和平”协议。一些投赞成票的人可能“犯懒”而不去投票,因为民调显示赞成票会如此轻易地取胜。意想不到的坏天气在某些支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农村地区使投票很难进行。还有,也许一些摇摆不定的投赞成票的人在最后一刻可能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进入政治过程担心起来。只有37%的合格选民参加了投票。

        不论做何解释,整个和平进程已被颠覆。对哥伦比亚而言,问题是下一步怎么办?阿尔瓦罗·乌里韦说,他不会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讨论任何问题。他坚称,桑托斯政府收回向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做出的两个关键让步。一是有关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以往暴力行动的宽大处理。第二是有关保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在下两届立法机构中拥有某些没有投票权的席位,该提案将使一个重组后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可以合法进入政治过程。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不太强硬。它说它愿意与桑托斯政府恢复谈判。而桑托斯政府显然不确定,一方面与乌里韦、另一方面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它能如何去谈(以及谈些什么)。

        在这个混乱局面中,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参与进来,把它的和平奖在10月7日授予桑托斯。让我们看看有关这个奖的几件事。首先,这个决定是在公民投票前做出的。这个奖因此是颁发给一个事实上没有实现的成就。该奖反映了世界各地的普遍情绪。

        其次,这是授给他一个人的奖,而不是给他的谈判伙伴隆多尼奥。这极不寻常。1945年以来对和平协议的其他六次授奖中,它总是共同授予双方的领军人物。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在把隆多尼奥包括进来上犹豫不决,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个过于敏感的问题吗?这不可能比1994年授奖阿拉法特或1973年授奖亨利?基辛格更让一些人恼火吧。

桑托斯获奖是否增强了他的力量?有一点,但我无法想象,在赢得了公民投票后,乌里韦现在会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似乎更愿意讨论这个问题。而使问题复杂化的是,另一个较小的游击运动—“民族解放军”[Ejérci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或简称ELN],甚至还没有开始与政府谈判。公民投票的结果增强了民族解放军内部那些反对进行任何谈判的人群的力量。

        坦率地说,我看不到和平协议得以维持的任何出路。哥伦比亚难得的亮光已经熄灭了。哥伦比亚现在就像所有充满无休止冲突的其他地区一样。所以,我对桑托斯和隆多尼奥说:干的不错,但你们没有成功。混乱的世界局势继续有增无减,正如我提醒你们,这是决定由什么体系取代资本主义体系的斗争,后者目前正处于体系危机之中。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