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4号 如何阻止政治右转?
2016-10-09 17:48: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4号

2016年10月1日

如何阻止政治右转?

        这是中左翼民众一直以来都在追问的问题。它以不同的方式在拉丁美洲、在欧洲许多地方、在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在非洲南部以及在东北亚也被追问着。由于在很多这些国家它紧随一个显著的左转时期出现,这个问题就更加引人注目。

        对左翼而言,问题在于优先选择。我们生活在美国的地缘政治力量不断衰落的世界上。我们也生活在世界经济大大降低了国家和个人收入、从而世界大多数人口的生活水平下降的世界上。这些对左翼的任何政治活动形成了约束,而左翼对这些约束的影响则十分有限。

        越来越多的新兴运动正在出现,它们通过指责主流中间派政党来获取支持。这些运动呼吁推行全新的转型政策。但存在着两种这样的运动,人们可称之为右翼版本和左翼版本。右翼版本可见特朗普在美国的总统竞选,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菲律宾的禁毒运动,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以及其他很多现象。对左翼而言,第一个优先任务是防止这类运动夺取国家政权。这些运动基本上是仇外和排外的,将会利用它们对国家的控制来镇压左翼运动。

        另一方面也存在左翼运动,它们同样以全新的转型政策为基础进行组织动员。它们包括伯尼?桑德斯试图获得民主党的美国总统选举提名,杰瑞米?科尔宾试图使英国工党回到其历史上支持社会主义的轨道上,希腊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和西班牙的我们能党[Podemos],以及其他很多现象。当然,每当这些运动接近于获得国家权力的时候,世界右翼(主流或激进反建制派)就会团结起来除掉它们或迫使它们从根本上修改其立场。这就是在左翼激进联盟党身上所发生的事。

        因此,这个第二优先任务具有其内在局限性。它们被迫成为中左社会民主党的另一个版本。这确能发挥一个作用:它限制着对贫穷阶层的短期伤害,从而把伤害降到最低。但它对转型没有助益。

        建立一个相对民主和相对平等的新世界体系的中期目标要求采取一种另类政治行动。它要求在各地的政治底层上组织起来,由此建立联盟,而不是从国家权力自上而下。这是右翼反建制运动力量最近的秘密所在。

        在未来20-40年为建立一个后续体系以取代目前明显处于衰落中的现存资本主义体系的斗争中,左翼要获得优势,就需要具备把如下活动结合起来的能力,即在短期内推行联盟政治,以便最大限度地减少紧缩预算对贫穷阶层的危害,同时坚决反对右翼反建制运动控制国家权力,以及世界左翼在政治底层继续进行组织动员。这非常困难,需要不断地提出明晰的分析,对我们希望建立的另一个可能的世界拥有坚定的道德选择,以及做出明智的战术政治决定。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