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2号 特朗普对阵克林顿:预测带来后果
2016-09-05 12:15: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2号

2016年9月1日

特朗普对阵克林顿:预测带来后果

        世界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以浓厚的兴趣关注美国11月的总统大选。几乎所有的报道都在讨论,两个主要候选人即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谁会赢得大选以及差额会有多大。媒体也充满了对民调结果的解释,那当然随时而变。

        然而,几乎没有任何有关选举的报道提出这个问题:不管民调对象的个人偏好如何,他们预测谁会胜出?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他们自己的预测。无论今天的数字怎样,都会随着最后选择时刻的到来而增加。我的猜测是--也只是猜测,可能至多有三分之一的选民觉得他们知道结果是什么。请注意,认定谁是胜利者有别于认定谁是自己的投票对象。

        事先确信的最明显的后果是影响到那类选民,即确信他们选择的候选人肯定会赢。这是候选人本身一直担心的一个事。确信自己选择的候选人会胜出的选民可能认为他们不必费力去参加实际投票。这就是为什么候选人费尽心机让自己的选民保证参加投票。

        我们可以把这叫做“偷懒”因素。社会学家称之为弄巧成拙的预言。这种选民“偷懒”对特朗普的选民还是对克林顿的选民影响更大?很难说,因为“偷懒”因素根据选民偏好程度的强弱有所不同。这个因素以选民的负面偏好为题得到公开讨论。确信那些担心对方候选人可能会当选的人占比更高的特朗普的选民或克林顿的选民,是否决定着他们自己的投票?如果是,那又为什么?

        除了“偷懒”带来后果,选民预测还会带来更多后果。以重视在立法和美国政府执法部门之间保持所谓平衡的选民为例。如果这些选民确信谁是胜出者,他们有可能不投他们喜欢的候选人的票,而转投其他候选人,以获得一个“平衡”的政治结果。在此我们进入了一个欠缺透明度的区域。谁也说不准,“平衡”因素在多大程度上会改变选民的最终投票。

        另一个因素我称之为向胜利者和表现抢眼的政党发送一种“信息”的欲望。克林顿的某个选民可能更愿意支持一个第三方候选人,如果这不会让特朗普获选的话。因此,如果这样的选民确信克林顿会赢,他们会觉得利用他们的投票来传达一个信息是“安全的”。

        如此一来,支持伯尼?桑德斯的选民可能会投票给绿党的吉尔?斯泰恩[Jill Stein],自由党的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或干脆弃权而不是投票给克林顿。同样,特朗普的选民可能投票给约翰逊、弃权或实际上投票支持克林顿。或者,如果确信特朗普会赢,他们可能把自己的精力和金钱集中到国会候选人身上。

        关键是,当单个选民认为,他们可以准确预测一个天生不确定的结果时,这种自信能够以复杂的方式改变实际后果。我所说的偷懒、平衡和信息等因素加在一起,应该让我们在我们如何思考我们选民的偏好以及如何努力说服别人做出与我们同样的分析上少一些自信。

        还有最后一个因素,我称之为“投票重要性”因素。许多合法的选民怀疑,投票对大选后发生什么是否真有作用。这个群体可分为那些感觉完全不重要的人和那些在这个问题上摇摆不定的人。摇摆不定者如果觉得他们知道结果而不是如果他们对结果感到不确定,就可能被说服不去投票给他们只是多少有点喜欢的候选人。

        候选人本身怎样呢?他们是否觉得他们确信谁会赢?似乎不是这样。他们双方都表现的好像他们对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结果感到紧张。特朗普声称他拥有选票,因此应该被宣布为获胜者。他说,如果他不被宣布为获胜者,那一定是因为系统受到了“操纵”,从而他的胜利被“偷走”了。

        这种说法可能只不过是确保其支持者出来投票的一种手段。或者,它可能是对预期的失败所作的保住面子的解释。此外,他呼吁其支持者监督投票是否出现舞弊,这可能是恐吓“少数派”选民不出来投票的一种手段。最可能的原因是,他正在做准备,以便挑战克林顿胜利的合法性,以及从而在选后预计进行的未来选举中继续竞选。

        克林顿也认为她的胜利并不确定。在她的情况下,解释是简单的。她真的不确定。因此,需要刺激她的支持者不要“偷懒”。更重要的是,她可能正在试图劝阻“信息”投票。她也在公开反对“平衡”投票。最后,她想通过聚焦特朗普及其弱点,把聚光灯从她自身的弱点上转移出去。特朗普的自大狂让他总想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在这个方面有助于克林顿。

        再次说明,这不是分析谁会赢或为什么人们要选择某种行为或为什么另一些人支持某种行为。这不过是用因素分解来分析选举结果的一种努力,即一些选民确信或即将确信选举结果会影响到实际结果。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