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1号 南非的非国大日渐衰微
2016-08-24 11:55: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1号

2016年8月15日

南非的非国大日渐衰微

        经过长期斗争,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终于被推翻了。在普选制基础上举行了选举。这一转型的首要设计师是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而这场斗争的主要英雄是非国大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曼德拉在1994年以绝对优势当选后种族隔离政府的总统。非国大在国民议会赢得压倒性多数。

        曼德拉1999年没有竞选连任,继任他连任两届总统的是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两届是最高限额。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2009年首次当选总统,2009年连选连任。最早的两位总统都是科萨人,南非两大种族之一。但祖马是祖鲁人,他反映并享有种族自豪感。

        主要的反对党是民主联盟(民联)。它源自种族隔离政权时期的白人自由派团体。最初,它在目前仍占人口20%的白人社区之外很少得到支持。然而,它努力吸引黑人中产阶级选民并在最近几年选择黑人政客作他们的领导人。

        近几年来浮现出来的另一个重要反对党叫经济自由战士党(经自战党)。该党由朱利叶斯?马莱马[Julius Malema]领导,他以前是非国大青年联盟的负责人。马莱马把他的号召力集中在尚未解决的土地问题上。他提出没收白人农场主的土地,后者仍然控制着大部分最好的耕地。他具有煽动性的观点导致他被非国大开除,之后他建立了经自战党以寻求实现这些目标。

        今年8月3日举行了市政选举。在这之前,非国大在四大城市中的三个及其所属省份都是执政党。唯一例外是黑人占少数的开普敦。那里最大的群体是拥有各种传统的群体,在种族隔离制度下被称为有色人种[Coloureds]。然而今年,他们在另外两个大城市中(茨瓦内和纳尔逊·曼德拉湾市)输给了民联,只勉强保住了约翰内斯堡。经自战党的表现好于预期,在几个城市获得超过10%的选票。市政选举被广泛认为是非国大在选举中的大挫败。

        为什么会这样,而接下来又会怎样?非国大的弱点有几个原因。一是遭到广泛指责的非国大领导人特别是祖马总统的腐败。二是种族隔离制度结束二十年来,没有制定重要的计划让黑人重获土地所有权,非国大似乎也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三是由于全球经济不平等扩大导致南非的经济越来越困难。

        然而, 非国大衰落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代际变化。2016年大多数选民出生在种族隔离制度结束之后。他们对种族隔离制度下的生活没有个人记忆,从而不再对非国大的成就给予嘉奖,或甚至不懂得种族隔离下的斗争是什么样子。可以说,非国大日渐衰微的方式与其他民族解放运动一样,例如印度的国大党。这种衰微随时间的流逝只能更加严重。

        南非的问题是下一步如何。目前,如果民联希望在省级或国家一级执政,它没有足够的支持能独自实现。它将不得不考虑寻求得到经自战党的支持。但民联和经自战党支持几乎相反的纲领。民联基本上是一个保守的新自由主义政党。经自战党宣称在经济领域推行左翼纲领—特别是把基础产业重新收归国有。民联寻求成为一个多种族政党。经自战党则非常排外。

        非国大又如何呢?在实践中,虽然并非在措辞上,其纲领与民联的纲领没有多大不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和多元族群。非国大面临全面瓦解的风险。经自战党的力量有可能继续增长。左翼言论加上排外压力在东中欧几个前共产主义国家都取得了成功。为什么在南非不能呢?

        然而,南非并不等于任何一个非洲国家。它一直是南部非洲及更大范围区域稳定的坚实基础。它的失力将对大量国家产生连锁反应。其他金砖国家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它们一直指望南非作为其证据,表明金砖国家真正关心非洲这个最贫穷的大陆。

        最后一个考虑是,是否有可能出现自下而上的真正的左翼运动。有可能出现类似我们能党[Podemos]或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那样的运动吗?有可能,但这样的运动还没有出现,尽管一些积极分子小群体进行了勇敢的尝试。

        南非现在已经从它所声称的一个民主模式转向作为那类可能很难贴上民主标签的国内动荡的一个中心。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