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30号 土耳其和埃尔多安:兴起和衰落?
2016-08-17 10:46: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30号

2016年8月1日 

土耳其和埃尔多安:兴起和衰落?

        土耳其目前由正义与发展党(土耳其语简称AKP,正发党)执政。正发党在2001年由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an]参与创建。他在2003年成为总理,任职到2014年,那一年他成为土耳其第12任总统。

        土耳其、埃尔多安和正发党的历史在过去15年密切相关。在过去15年的前10年,他们都在各个方面极大地巩固了自己的地位。随后则全都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最终发生了2016年7月15日晚开始的政变行动。尽管政变在两天内即被粉碎,但目前还不清楚,土耳其、正发党和埃尔多安是否已经能够遏制不断增加的困难。

        要理解兴起和衰落的是什么,我们首先要看看土耳其2001年的情况。土耳其在1923年成为共和国,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是其第一任总统。他是军事集团的领导人,试图以现代共和国取代处于长期衰落中的奥斯曼帝国。

        阿塔土克政权废除了在国家治理中苏丹的军事地位和哈里发的宗教地位。在接下来的几年,他们把阿拉伯语字母改为拉丁字母,并禁止戴土耳其毡帽[fez],他们认为它是旧政权的象征。他们给予妇女政治权利,宣布她们与男性平等。他们关闭了宗教机构。简而言之,他们把国家世俗化了。

        直到1946年,土耳其一直由一个政党执政,即共和人民党(土耳其语缩写CHP)。共和人民党的创始人凯末尔1938年去世。1946年,继任总统和共和人民党领导人的伊斯梅特·伊纳尼[?smet ?n?nü]允许多党选举。在那之后,土耳其政府在共和人民党(被认为是中左或社会民主派)和右翼的民族行动党(MHP)之间轮换。在此期间不断出现建立穆斯林或伊斯兰政党的企图。每当这样一个政党变大,军队就发动(或威胁发动)政变,反对伊斯兰政党以捍卫世俗主义。

        因此,当埃尔多安新成立的伊斯兰正发党2002年获得压倒性大选的时候,军队、共和人民党和民族行动党都感到极大震惊。但正发党政府并不觉得非常强大。他们担心发生政变。此时唯一的实际支持来自法图拉·居伦[Fethullah Gülen]领导的另一个伊斯兰组织,他是一个神学家,目前居住在美国。这个群体没有名字,但通常被称为Cemaat (“宗教社团”)。

        2002年,土耳其经济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很低,而通货膨胀率很高。土耳其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由于强大的反土耳其情绪而不堪重负,这股情绪来自于阿拉伯世界以前受制于奥斯曼帝国。尽管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但它加入欧洲联盟(欧盟)的努力遇到巨大阻力,因为欧盟担心穆斯林向欧盟国家移民。而且,并非不重要的是,土耳其在美国外交政策优先选项的名单中位置靠后。

        正发党掌权后,埃尔多安不能被委以任何官职,因为先前有一个判决包含了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的条款。阿卜杜拉·居尔[Abdullah Gül]成为总理,撤消了排除条款,使埃尔多安在2003年成为总理。

        埃尔多安领导下的正发党在掌权的第一个10年非常成功地改变了土耳其的状况。通过审慎地任命政治地位已经削弱的军队,政变的威胁似乎已被移除。正发党随后连续赢得了2007年和2012年的选举。它把土耳其经济变成了蓬勃发展的经济,并还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它利用新的资源来改善国内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尤其是教育和医疗服务。它寻求新的道路来解决长期以来与库尔德人和亚美尼亚人的民族分裂。它作为各方的朋友重新进入中东政治,同时依然还是以色列的朋友。它重启与欧盟关于未来入盟的谈判。它还减轻了对伊斯兰实践的限制,而没有惊动世俗群体。土耳其因此成为伊斯兰运动掌权的“楷模”。

        突然之间,这一切似乎一下子分崩离析了。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像所有其他所谓新兴经济体一样,土耳其在世界市场上销售的更少而价格更低。土耳其民众的经济福利下降。埃尔多安与库尔德激进分子开启谈判、包括有可能释放其领导人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calan]的雄姿被取消了。埃尔多安重返原有的镇压政策。对亚美尼亚人的象征性姿态也被取消了。欧盟似乎对土耳其可能入盟关闭了大门。

        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也不再是各方的朋友。相反,它开始与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展开全面斗争。它无视以色列对向加沙地带提供直接援助的禁令。以色列的反应致使多个土耳其人死亡并与土耳其断绝了外交关系。它对美国支持针对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的军事政变极其愤怒,因为该政权在土耳其眼中就跟自己一样。土耳其大谈反对伊斯兰国,但认为采取行动打击阿萨德和库尔德运动更为紧迫。

        同时,与居伦运动的联盟也终结了。表面上,正发党与居伦在目标上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同。居伦主张推行渗透所有土耳其组织的政策。他可以假装不提伊斯兰社会保守主义的要求。其成员穿着西式服装。然而,他的长期目标是被当作隐身的伊玛目,救世主或弥赛亚。埃尔多安的长期目标是被当作土耳其民族主义的化身,本质上是一个更世俗的政策。

        埃尔多安说居伦早就密谋政变,他的说法似乎有道理。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所有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NMH和人民民主党[HDP](在库尔德地区拥有强大基础的左翼政党)—都走上街头反对政变。然而,共和人民党和人民民主党加上土耳其和其他地方的评论人士说,埃尔多安似乎准备以政变为借口清除全国任何可能的对手,这些观点似乎也有道理。特别是, 他关于修改宪法建立“执行总统制”["executive presidency"]的提议被认为导向独裁。

        尽管数量如此庞大的人遭到逮捕,埃尔多安和正发党今天真的强大起来了吗?他们有两个强大的武器应对美国和欧盟。美国要想有效打击伊斯兰国,就需要土耳其的合作。而欧洲要想阻止叙利亚(和其他)难民流入欧洲,也需要土耳其的合作。但是,这些强项有可能是虚幻的。似乎不太可能的是,土耳其能够压制正在爆发的国内反对,这可能导致政权全面崩溃。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没人说得清什么力量会取而代之。

        土耳其、正发党和埃尔多安都通过利用有利的世界环境推行精明的政策而惊艳崛起。土耳其又因世界环境的改变而衰落。而埃尔多安在回应一个不再有利的世界环境时有可能做过了头。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