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29号 巴士底日:法国极其混乱的当前形势
2016-07-29 17:39: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29号

2016年7月15日

巴士底日:法国极其混乱的当前形势

        法国每年都庆祝7月14日,即1789年秋天巴士底狱的陷落,当时那是巴黎的主要监狱。庆祝是为了纪念所谓旧政权的结束。它以今天所说的共和价值为基础团结着国家。

        第一次举行这样的庆祝活动就在次年即1790年,庆祝活动致力于和平与国家团结。然而,巴士底日直到1880年才成为一年一度的庆典,当时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议会宣布7月14日为fête nationale(国庆日),直到今天。但今年,共和国完全谈不上是团结的,其近期极不确定,围绕着到底是什么构成了共和价值的问题上出现了很多争论。

        当前的宪法是准总统式宪法,这让总统的选择在政治上至关重要。然而,与此同时,它建立了一个两轮投票制,除非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明显多数。在第二轮投票中只有两个候选人,即在第一轮得票最高的两人。

        这个制度的目的是让每个政治组织在第一轮投票中展示力量,然后第二轮投票中选出两个主要政党(中右对中左)中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只有两个主要政党,这种制度能够有效运作。如果有选举实力大致相当的三个政党(目前就是这样),该制度就变形了。在这种情况下,三个主要政党在第一轮必须团结在一起,敦促小党派在第一轮投“有用的”票,以便他们中意的参与第二轮投票的政党能列入到第二轮投票名单上。

        其结果就是困惑和混乱,首先在三个主要政党之内,随后在较小的政治派别中。目前三个主要政党--社会党(中左)、共和党(中右)和国民阵线(极右)—都在策略上存在着内部斗争,也都面临分裂的风险。同时,小党派也正是在他们是否应该在第一轮投“有用的”票而发生着分裂。更左翼的一个最大的政党正是在这个问题上分崩离析。

        正在辩论的一个实质性问题是欧洲建构,包括作为货币的欧元,欧盟(EU)内部自由通行,以及接收和处理来自欧盟以外的移民。这在欧盟各国当然都是大辩论的议题。法国的立场在欧洲一系列观点中大致处于中间,无论是政府的观点还是公众舆论的观点。

        此外,法国长期以来就关注在作为一个整体的世界体系和欧洲维持并扩大自己的作用。因此,其优势之一就是它与德国事实上达成安排,使两国形成搭档,它们的偏好成为欧洲集体政策的基础。只要德国一分为二,而法国仍是拥核国家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个安排就运作有效。但在过去20年里,德国在经济上已变得相对强大,对法德搭档给德国提供合法性的需求大大减少了。两搭档不再能左右欧盟规则和政策。

        法国与美国的关系至少1945年以来也是个问题。一方面,美国,尤其是美国国会,对法国很是不满,认为法国对原先的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过于迁就。另一方面,法国也严厉批评它认为美国放弃捍卫人权(例如在叙利亚)。

        最近英国脱欧投票又在法国带来进一步的不确定性。这对法国是好是坏?法国试图证明自己是那些寻求平静、不确定性少些的环境的工商企业(特别是金融机构)的一个避风港。但是法国也担心目前在英国居住和工作的法国公民被半强制性地遣返。在即将到来的英国与欧盟的谈判中,法国不确定她应该推动努力维持英国与欧盟某种方式的联系,还是不这样做。鲍里斯·约翰逊被任命为英国外交部长削弱了任何同情英国的情绪。

        所以,混乱把我们带回到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上。国民阵线一直在通过淡化其种族主义言论以及实际上开除拒绝这样做的成员,寻求从两个传统中间派政党中汲取选票。值得注意的是,其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Pen)已经清洗了她的父亲和国民阵线长期领导人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Pen),因为他拒绝这样做。但风险是失去其先前的一些支持者,他们或加入分裂出去的党派或弃权。

        中右的共和党由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领导,它正通过将其言论转向国民阵线的方向,试图捡起后者的投票。这遭到了其他两个候选人即阿兰·朱佩(Alain Juppé)和弗朗索瓦?菲永(Fran?ois Fillon)在即将到来的党内初选的强烈挑战。如果萨科齐获胜,菲永可能放弃支持该党。朱佩被普遍认为最有可能赢得第二轮全国大选,因为他对主要问题的看法更“温和”。但要进入第二轮,他必须在党内初选赢得提名,为此他的言论已经右转。

        最后,现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处于最困难的地位。社会党受到压力要它参加一个初选,即整个法国左翼的一次初选。奥朗德不希望有这样一个“开放式”初选,因为他很可能输掉。所以,他推动由党的大会在一个更右向的纲领上做出一个决议,他认为这将使他赢得第二轮选举。他从而推动建立了新的立法,削弱了工会的权利。这在两方面都不受欢迎,一是党内左翼,他们正在抱怨,二是他自己的两个所谓盟友,即经济部长伊曼纽尔?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和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两人都在运作要成为社会党候选人,如果不在2017年那就在2022年。马克隆认为奥朗德向右转的还不够。

        法国政党内的多重不确定性,使英国保守党内最近的相互陷害相形见绌。鉴于法国经济也处于困难状况,2016年似乎并不是庆祝基于共同的共和价值的国庆日的一个合适时刻。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