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27号 种族:充满激情,变动不定,相当重要
2016-06-21 17:15: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27号

2016年6月15日

种族:充满激情,变动不定,相当重要

  种族是现代世界体系的一个基本现实。我们都植根于基于所谓(即使是远房)亲属关系的一个或多个群体中。现如今,我们倾向于认为这些群体是“身份”。通常,我们对这类群体的效忠感情非常强烈。我们很少认识到这类群体的名称和分界线是如此变动不定。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对于自己身份的感情,尽管强度不同,始终是我们当前政治现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让我们先从群体划分的变动不定说起。群体的名称是不断变化的。我们赋予自己所属群体的名称常常不同于非成员赋予这些群体的名称。更重要的是,随着群体融入其他群体--经常是更强大的群体--并拥有了它们的身份,原来的名称就会消失。这有时被称作“同化”。但与此同时,新名称不断被创造出来,或者由于某个群体的成员分裂出去,或者由于他们被从群体中驱逐出去。这可能是因为群体成员的阶级利益不同。

  一个群体存在本身可以成为宏大(并充满激情)的辩论主题。克里米亚鞑靼人是乌克兰人还是俄罗斯公民?缅甸的政治领导人坚持认为,在这个佛教为主的国家没有罗兴亚人。他们声称,穆斯林罗兴亚人实际上是孟加拉人,因此它们不是缅甸[Myanmar/Burma]原住民。众所周知,当年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夫人在1970年代曾否认有巴勒斯坦人这样一个群体存在。日本的民族主义者反对承认四代前其祖辈来到或被带到日本的朝鲜族人的权利。

  在美国,我们正在辩论谁才是美国人。只有瓦斯普[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裔新教徒)是真正的美国人吗? 阿富汗合法移民生在美国的穆斯林后代是真正的美国人吗?原住民是真正的美国人吗?他们声称拥有几个世纪前被剥夺的财产的所有权,而这就清空了那些目前得到合法承认的所有者的权利。

  为什么有关名称的争吵如此重要,就是因为它们本身带有直接的政治后果。世界的基本现实是,无论何地都没有任何群体总是位于相同的地方。他们都是在某时从某地迁移至此。在这个意义上,没有任何群体拥有不可置疑的权利要求。这些要求都基于当前关于过往历史的叙述。此外,任何特定群体的分界线几乎肯定都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动。

  那么,人们能够依据什么判定种族要求的合理性?做法之一就是支持最不占优势的群体即那些目前最受压迫的群体的要求。但这当然很难做到。那些被指称的压迫者基于不同的历史叙述对此大力否认。

  这就是激情入场的地方。激情不是一个常数。曾经长期和平共存和相互通婚的群体可以突然之间被点燃起来,以至于他们互相屠杀,特别是那些种族通婚的后代们。人们宗谱的所谓纯洁性成了优先的政治考虑。激情在双方都再生出激情,我们也就有了我们所说的种族大屠杀。而这种种族大屠杀的记忆本身成为充满激情的辩论主题并为进一步的暴力行为辩解。

  身份和权利的整个领域是一个非常难以辨明航向的领域。人们不能也不该忽略它。但人们需要冷静地分析现实,不能轻信夹杂在叙事中的种种传说,并且始终努力支持最不强大、最直接遭受压迫的人们。

  种族激情从一开始就弥漫于现代世界体系中。然而在最近30年左右它们似乎变得更加凶猛,并消耗我们更多的政治能量。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时期,一个当前资本主义体系结构性危机时期,因此也是围绕继任体系进行政治斗争的时期。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似乎促使许多人寻求强化他们对自己身份的承诺,作为应对不确定性的一种方式。但这也妨碍了我们看到正在面临的基本政治决定及其包含的道德选择。因此,我要说,种族:买家自慎!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