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26号 越来越不稳定的美国
2016-06-06 11:37: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26号

2016年6月1日

越来越不稳定的美国

  我们习惯于认为不稳定国家主要位于全球南方。正是这些地区被全球北方的权威和政客说成是存在“内战”的“失败国家”。这些地区居民的生活非常不确定。大量人口流离失所,奋力从这些地区逃到世界“更安全”的地方。这些更安全的地方据说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生活水平。

  特别是,美国一直被世界上很多人视为移民目的地。这一度基本上如此。大约从1945年到1970年期间,美国是世界体系霸权国,其居民的生活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社会上都确实更好。

  虽然移民的前沿大门并没完全开放,那些通过不同方式成功到来的移民总的来说是满意的,认为这是他们的好运。成功移民始发国的其他人试图跟随他们的脚步。在这一时期,美国向外的移民极少,除了因接受高薪的经济、政治或军事雇佣工作的临时性外出之外。

  美国主导世界体系的这个黄金时代大约从1970年开始衰落,此后一直在延续并越来越如此。其标志是什么?有很多,其中一些在美国自身的内部,一些在世界其他地方对美国态度的改变上。

  在美国,我们正经历一场总统竞选,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它不同寻常和具有转型性质。大量选民组织起来反“建制派”,其中很多人首次参加投票过程。在共和党初选过程中,唐纳德?J.特朗普正是利用这种不满浪潮,实际上通过煽动不满情绪,来寻求获得提名。他似乎已经成功,尽管那些所谓“传统的”共和党人做了种种努力。

  在民主党内,故事类似但不尽相同。一个原先籍籍无名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能够依靠更左翼修辞表达不满,截至2016年6月,进行了一场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竞选,对手是曾经一度被认为不可挑战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尽管他似乎不会得到提名,但他已经迫使克林顿(以及民主党)进一步左转,就在短短几个月前这似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桑德斯以之前从未作为民主党人参与竞选而做到了这一点。

  但是,你可能认为,所有这些都会沉寂下来,一旦总统选举有了结果,“正常的”中间派政治判断会再次获胜。许多人这样预测。但到了那时,那些正是因为他们的候选人不倡导“正常的”中间派政策才大力支持他们的人会作何反应?如果他们对其拥护的候选人幻想破灭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们需要看看美国的另一个变化。5月23日《纽约时报》头版发表一篇关于枪支暴力的长文,叫做“无休无止但闻所未闻”。这篇文章并没谈及广为报道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我们称之为大屠杀并对此感到震惊。相反,文章谈的是警察常称其为“事故”并从不见诸报端的枪击事件。它详细描述了这样一个事故,说“大规模暴力不同来源的速射—这种事故如此经常性爆发,以至于变得几乎视而不见,除了对大多是黑人的受害者、幸存者和攻击者而言。”数字正在上升。

  随着这些“无休无止但闻所未闻”的暴力死亡事件增加,其超出黑人贫民区范围进入许多幻想破灭者居住的非黑人区域的可能性并不那么难以想象。毕竟,幻想破灭者在一件事上是对的。美国的生活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了。特朗普把“让美国再次伟大”作为他的口号。“再次”指的是黄金时代。而桑德斯似乎也指称以前为黄金时代,那时的工作没有被出口到全球南方。甚至克林顿现在似乎对比过去也认为失去了某些东西。

  还不要忘记存在着一种更激烈的暴力,这种暴力得到强烈反对国家的一个民兵小群体的宣扬,他们自称“争取宪法自由公民团体”(CCF)。他们不服从政府对他们放牧或使用的一些土地的控制。争取宪法自由公民团体说,政府没有这种权力,其行动属于违宪。

  问题是,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都不知该怎么做。他们与之“谈判”,因为担心施加自己的权威会不受欢迎。但谈判失败后,政府最后动用了武力。这种更极端的行动可能会很快散播开来。这不是一个右转的问题,而是一个朝着更暴力的抗议、朝着内战方向发展的问题。

  整个这一时期,美国在世界其他地方确实在丧失着其权威。它确实已经不再是霸权力量。抗议者和他们的候选人都注意到这一点,但认为这是可逆的,事实上却并非如此。美国现在被认为是一个软弱和不可靠的全球合作伙伴。

  这不仅仅是过去强烈反对美国政策的那些国家例如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观点。现在那些所谓亲密盟友如以色列、沙特阿拉伯、英国和加拿大也是如此。在全球范围内,认为美国在地缘政治领域“可靠”的已经从黄金时代的接近百分之百下降到低得多的水平。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增加。

  由于在美国的生活变得不那么“安全”了,寻求稳定生活导致移民增加。这并不是说世界其他地区是安全的,而只是更安全些。这并不是说其他地方的生活水平非常之高,而只是在全球北方许多地方现在已经更高。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移民。有一个成本问题和其他国家是否接受的问题。无疑,寻求移民人数增加的第一个群体将是最有特权的那部分人。但是,人们已经注意到,更多的中产阶级“幻想破灭”,他们的愤怒在增加。随后,他们的反应可能转向更暴力的形式。而这种更暴力的转向将反馈回来,加剧愤怒情绪。

  有没有什么能缓解对美国转型的态度?如果我们停止试图使美国再次伟大,并开始努力让世界变成一个对每个人都更好的地方,我们可以成为“争取另一个世界”运动的一部分。改变整个世界事实上将会改变美国,但条件是我们不再渴望回到黄金时代,它对世界大多数地方而言并不那么黄金。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