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人类历史进程因疫情而加速
2020-06-23 15:57:00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观中国”2020年6月22日

  人类历史进程因疫情而加速

  张宇燕

  进入21世纪以来,两件大事重塑了冷战后的世界格局:一是“911”事件,其影响主要体现在减缓全球化的速度和转移霸权国家关注的问题焦点;二是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其影响主要体现在大国实力对比和全球化转向。

  从2009到2019 年,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经济实力接近速度如此之快(从35%升至66%),与其他强国之间差距拉大之明显(中国与日本的GDP之比从91%升至274%),在历史上恐怕绝无仅有,“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出现动摇。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为了挽经济大厦于将倾而施行非常规政策,在收到短期效果的同时,为下一次危机埋下了种子,那就是以“三低三高”(即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高债务、高收入差距、高资产价格)为特征的脆弱经济。

  回顾21世纪以来影响世界格局走势的事件,我们可以判断未来一段时期,人类历史进程的四种可能情形:

  一是经济全球化进程经过快速前行后,步入了“崎岖路段”,风险上升,不确定性增多,何时走出尚不清楚。其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之一便是经济全球化的好处没有得到普惠。

  二是技术进步,特别是数字技术进步势不可挡。经济数字化进程开启,并影响到社会、政治以及国家安全。同时,对数字化世界的监管,尤其是国际监管标准确立方面,存在明显不足。

  三是“三低三高”现象常态化,难以得到有效调控,成为威胁世界经济稳定增长的“不定时炸弹”。

  四是大国博弈日趋激烈,美国霸凌主义、单边主义加强,为维护其全球霸权,竭力打压被其视为“挑战者”的国家。其大背景在于,当今世界主要国家之间的综合国力对比发生了深刻变化。

  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短期冲击,使世界经济陷入了战后最严重的衰退。尽管影响巨大,但本次疫情并未从本质上改变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开启的历史进程,并没有强大到足以扭转上述四大趋势的程度,而只是加剧、加速了四大趋势,加快了现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变化。百年变局的两大特征——“东升西降”和全球化趋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

  经济全球化进程因疫情造成的生产链破坏而进一步受阻,并强化了本已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和保护主义倾向。疫情造成的“居家防疫”和“保持社交距离”,为已经如火如荼的数字经济注入了新动能。人类生活诸多方面已被数字化,这一过程具有不可逆性,势必延续到“后疫情时代”。

  为了防止经济衰退变成大萧条,各国政府和相关国际机构均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扩张政策。在认识到这些措施的必要性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三低三高”组合随之得到强化并把世界经济推向更加脆弱的境地。

  在疫情期间,大国博弈明显更加激烈。特朗普上任之初,所寻求的是大国政治的“零和博弈”,即“美赢中输”,美国仍然要从中美博弈中“获益”。而5月20日白宫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却表明,为了打压中国,美国愿意付出代价,决心与中国进行“负和博弈”,标志着美国对华政策进入历史新阶段。

  美国将中国定义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放弃了过去40年来以“和平演变”为基调的对华“接触”(engagement)政策,转向以长期战略竞争为基调的“规锁”(confinement)政策。“规锁”政策指美国通过运用国际、国内规则,力求将中国牢牢“钉”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将能够利用的国际、国内规则发挥到极致;对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规则,果断抛弃;在没有规则规制中国的领域,则通过重新设立规则,锁定中国未来的发展空间。

  通过上述“规锁”政策的实施,美国发起了新一轮的高科技“冷战”,意图迟滞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最终使中国综合实力增长受阻,屈服于美国霸权地位。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战略打压不断升级,更具进攻性,严重破坏了中美互信,使中美关系竞争强度上升,不稳定性及不确定性增大。

  面对受到疫情影响而加速的全球四大趋势,我们首先要加强全球层面的对话与合作,携手抗击新冠病毒这一人类共同的敌人,并以此推动全球化朝着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我们要充分利用现有多边和地区平台,如G2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提升主要经济体政策协调水平,防控、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各种债务风险,维持全球价值链完整与正常运转。

  我们要敞开胸怀拥抱数字经济,顺势完成经济及社会调整与转型,探索反映各国诉求、兼顾个人权利保障和安全发展的多边机制。

  最后,也非常重要的是,只有摒弃“零和博弈”,尤其是多败俱伤的“负和博弈”思维,谨防国际经济问题政治化,不断强化“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人类才能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