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疫情主要是供给冲击经济 政策需对症下药
2020-03-19 14:51:00

本文转自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2020年2月2日

  疫情主要是供给冲击经济 政策需对症下药

  徐奇渊

  控制疫情是当前首要任务

  由于疫情依然在发展中,中国目前的当务之急仍然是控制疫情。毫无疑问,控制疫情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短期经济增速稳定的重要性。控制疫情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必须靠政府行政力量和社会组织力量而不是市场力量来解决。为了控制疫情,政府必须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代价。控制传染疫情的思路是长痛不如短痛,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坚决遏制住疫情的扩展,科学防治、精准施策,争取早日解除疫情,然后才有条件恢复经济活动。

  影响不能低估,但也应看到有利条件

  由于疫情的发展前景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我们现在还难以估量这场危机将给中国经济造成多大的损失。2003年爆发SARS后,大家普遍预期中国经济增速将急剧下降。但2003年中国经济增速竟高达10%。SARS的影响被此后经济的增长一扫而空。

  不过,2003年SARS疫情时,中国正值初入WTO的阶段,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形势都处于上升期。相比之下,这次情况非常不同,说是“雪上加霜”一点也不为过。即便能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控制,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依然不能低估。

  但是也应该看到,同2003年相比,目前的有利条件也是明显的。首先,现在中国经济的体量是2003年的7-8倍,对冲击的吸收能力大大提高。其次,2003年中国的基础设施、通讯网络、科学技术、医疗条件同今天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最后,这次疫情主要发生在春节长假期间。因此,如果疫情可以在近期内得到控制,中国经济将不会受到致命影响。

  疫情主要带来供给冲击

  疫情既产生了供给冲击,也带来了需求冲击。其中,疫情对线下服务业更多是需求冲击,比如电影院、住宿、旅游、线下教育这类行业。但是另一方面,疫情的供给冲击影响更为广泛。具体来看,物流阻断、复工时间推迟、外地返工人员隔离等等,这些对企业用工、订单交付、库存调整、生产运转等方面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在疫情冲击下,生产活动的供需矛盾表现十分突出,甚至出现了局部物资严重过剩、局部物资严重短缺并存的现象。

  根据Mysteel统计,截至1月30日,南方某省22家建筑钢材企业合计库存137.5万吨,较2019年春节后第一周库存量增加37.9万吨。其主要原因是物流受阻、造成货物无法正常运输,库存快速累积,部分在途原材料目前也积压在港口待卸。根据企业反馈,部分钢厂在未来一周将会面临产成品无处可放、同时原材料供应跟不上的情况。同时,北方某省的钢铁行业,虽然程度上有所区别,但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在疫区,供需矛盾的问题则更甚之。

  因此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疫情和疫情控制主要是一场严重的供给方冲击。如果没有相应的对冲措施,中国经济增速下降,通货膨胀率上升,国际收支平衡恶化等等都是难以避免的。

  应对供给冲击,需要对症下药

  如果要稳定经济,短期的宏观调控手段通常是执行更具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当前的疫情和疫情控制对GDP的冲击主要是供给面的,是因生产秩序遭到破坏而导致的产出减少。而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主要是针对需求不足的宏观经济政策,因而并不能解决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GDP增速下跌问题。

  不过,为了尽量减少生产过程所受干扰和破坏,政府将不得不增加补贴、减少税费,加大同控制疫情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与此同时,央行也必须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降息;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必要的流动性。

  事实上,政府可能将不得不容忍更高的财政赤字/GDP比例,央行也可能不得不执行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疫情不能很快结束,保6的目标将很难实现。

  笔者以为,尽管由于疫情的冲击,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设定2020年经济增速的意向性目标,但是,笔者此前关于“保6”的逻辑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的变化。

  做好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的衔接工作

  毋庸置疑,疫情防控仍然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各级政府的工作重心仍然在防控疫情方面。但是另一方面,政策也需要未雨绸缪,在保证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对生产恢复提前做出安排和部署,减少疫情的中期冲击,做好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的衔接工作。为此,笔者给出的建议是:首先稳住资金流,尽早恢复物流,然后视疫情改善情况恢复人流,同时恢复生产活动。

  首先,稳住资金流。

  私营工业企业的资金链条已经普遍处于紧绷状态。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的数据:2019年11月,私营工业企业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达到5.025万亿元,同比增速32.3%,这也是2007年以来的最高同比增速。同时,私营工业企业的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达到44.6天,较2019年峰值有所缓解,但仍处于历史高位。可见,私营工业企业资金链原本就处于紧张状态。再加上租金、贷款利息等固定支出不变,疫情带来的额外开支、复工推迟、订单交付延误,以及疫情防控期复产的防护成本提高,这些原本处于困境的企业将面临雪上加霜的处境。

  为此,应实施有针对性的税收减免、临时性短期融资,为疫情冲击较大行业的困难企业提供周转资金。尤其是对于因疫情冲击而陷入困境的民营企业,要帮助其稳住资金链条、渡过暂时的难关。

  其次,尽早恢复物流。

  为了控制疫情,有必要在高速公路进行通道管控和体温检测工作,不过也有一些地方封闭、阻断道路,甚至有挖断公路的作法。某地县政府还下令封闭国、省、县、乡道路的县际进出口。另一方面,受运输公司延长放假影响(何时复工也多未定),物流运力也受到了影响。

  这些情况导致市场供求矛盾突出、过剩与短缺同时并存。在此背景下,政策不宜做总量刺激,应以“疏通”供求关系为主。而打通供求的关键一环,即物流畅通。为此,应制定明确的标准,保障交通基础设施畅通。同时,高度重视物流运输行业的关键作用,在坚持防控疫情标准的情况下,物流运输业应尽早复工、恢复正常运转。另外,在疫情完全得到控制,物流瓶颈完全打通之前,不宜大规模实施总量刺激。

  再次,恢复人流和生产活动。

  政府应加强与企业的沟通、互相了解,稳定企业复工预期。尤其是政府多了解企业的困难,针对各地情况、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采取应对措施。

  由于疫情发展尚在发展,有的地区还无法确定具体复工时间,但可以给出一定的技术标准,根据当地新增病例数、人口流动数量、企业防疫情况等,给出明确的、可量化的复工条件,给企业恢复生产提供参考预期。在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还应明确复产后的防护措施。在疫情未完全解除的情况下,政府应指导企业对员工进行必要的防护,并为企业提供防护用品充足市场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