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2020:中国外资监管进入稳定成熟期
2020-01-14 09:18:00

本文发表于《中国日报》2020年1月10日

  2020:中国外资监管进入稳定成熟期

  韩冰

  2020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以下简称《外商投资法》)及其配套行政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正式生效,这标志着中国外商投资监管正式告别“逐案审批制”的旧模式,步入“负面清单管理制”的新时代。

  一、《外商投资法》及其配套法规的落地标志着中国外资监管进入稳定成熟期

  引进与利用外资是中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和开放型经济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在利用外资方面,中国自1980年批准第一批3家外商投资企业以来到2018年底,累计设立外商投资企业约96万家,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超过2.1万亿美元。中国在引进与利用外资方面的成功是诸多因素作用的结果。在这诸多因素中,原有的外商投资管理体制与支撑该体制的外商投资法律体系发挥着重要作用。

  然而,随着中国引进与利用外资国际环境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与经济体制改革的日益深化,原有的外资监管模式缺陷日益凸显。例如,双轨制立法有悖于市场主体平等竞争的原则,导致中国的外商投资法律体系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外资准入逐案审批制,存在审批环节多、行政成本和营商成本高、容易滋生权力寻租等问题。因此,近年来,中国一直在逐步简化外资审批程序,探索推动外资管理体制深化改革的路径与模式,以适应当前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平均投资规模不断扩大且外资进入方式日趋多样化的经济形势,提升中国引资的国际竞争力。

  《外商投资法》及其配套法规总结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中利用外资的实践经验,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对外商投资的准入、促进、保护、管理等作出统一规定,构建起我国新型外商投资法律制度的基本框架,为外商投资提供更为稳定成熟的法律监管环境。世界银行发布的《2017-2018年全球投资竞争力报告——外国投资者视角及政策建议》显示,政治稳定和安全以及稳定的法律和监管环境,是跨国公司高管投资发展中国家新企业之前考虑的首要因素。部分嗅觉灵敏的国际投资者已经捕捉到中国新旧外资法律体系转换所传递的信息。据商务部统计,2019年前10个月来华投资的5千万美元以上的大项目有1300多个,同比增长了5.4%。巴斯夫、埃克森美孚、特斯拉等百亿以上级别的大项目在中国加快落地。

  二、《外商投资法》及其配套法规为持续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提供法治保障

  《外商投资法》确立了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这是中国外资管理制度的根本性变革。根据《外商投资法》的规定,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禁止投资的领域,外国投资者不得投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限制投资的领域,外国投资者进行投资应当符合负面清单规定的条件。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这表明在负面清单中没有明确限制或禁止的领域,外商投资者均可享有与内资企业同等的待遇。这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中国外商投资监管框架的透明度与可预见性,优化中国的营商环境。

  自2013年中国开始在上海自贸区引入负面清单管理制以来,中国的对外开放力度不断加大。中国已先后发布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2013版、2014版,自贸区负面清单2015版、2017版、2018版与2019版,以及全国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2017版、2018版与2019版。自贸区适用的负面清单条目由最早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的190条缩减至37条,全国适用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也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中的93条限制性措施,缩减至40条特别管理措施。OECD的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中国对外商直接投资的限制指数已由0.42降至2018年的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