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为什么说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
2019-05-01 00:50:00

本文来自《今日中国》2019年4月刊

  为什么说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

  邱静

  近期向一些欧洲朋友介绍情况,当我讲到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时,大家都笑了。他们认为,中国堪称“超级大国”,却“谦逊”地自称为“发展中国家”,着实有些“幽默”。这些人绝非孤陋寡闻,他们久在世界上行走,足迹既包括欧美发达地区,也涵盖亚非拉等欠发达地区,当然去过中国不少地方。中国给他们的印象是,无论东部的北京、上海,还是西部的重庆、西安等城市,建得比很多欧洲大城市更气派,城市生活便利程度比发达国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多年来,中国经济增长迅猛,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像腾讯、华为、阿里巴巴等众多高科技企业。而且在西方媒体关于中美贸易争端的近期报道中,中国被普遍描述为一个快速崛起的“发达国家”,要挑战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毋庸置疑,中国发展确实取得了巨大成绩,但和欧美发达国家比,中国目前显然还是发展中国家,正处于“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要成为发达国家依然任重道远。

  第一,发展不平衡,城乡二元结构尤其明显。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约为 58%,低于发达国家80%左右的水平。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较大,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的2.7倍,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的2.2倍。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差距更明显。

  以上述欧洲朋友去过中国的地方为例,他们都是去中国城市或者旅游景点“打卡”,几乎没人去过中国农村,更不用说穷乡僻壤。太穷太落后的地方他们也去不了,因为都不通公路。中国农村脱贫有句口号就叫“要想富,先修路”,尽管中国在公路建设上已取得较大进展,但公路里程密度仍然较低。2017年,中国公路里程密度0.51公里/平方公里,而德国则高达5.8公里/平方公里,波兰也有2.7公里/平方公里,即使印度也达到1.8公里/平方公里。

  再以卫生设施为例,印度有部电影叫《厕所英雄》,反映的是农户普遍没有厕所的现状。中国农村也有同样的问题。中国农村卫生设施建设水平之低,厕所即是例证。中国自2015年发起“厕所革命”,3年多来改造、新建了7万多间厕所。即使如此,中国农村卫生马桶使用户仅占36.2%,使用旱厕的高达58.6%,无厕所的还有469万户,占2.0%。同样,在饮用水、医院、通信设施等方面,中国农村建设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还有东西部发展不平衡问题。在东部的京津沪、苏浙闽地区,人均GDP已超过13000美元,达到高收入国家的下限水平,但在西部的一些贫困地区,扶贫目标还是“一日有三餐,四季有衣穿”。此外,中国还存在收入分配、生态保护、社会保障等多领域发展不平衡的状况。

  第二,发展不充分,人均水平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部分西方媒体根据购买力平价将中国部分数据计算得畸高,得出了“中国国民总收入世界第一”、“人均GDP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等结论,但大多经不起推敲。从权威机构统计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参考购买力平价计算出人均GDP,并据此将国家分为先进经济体、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国仍属于后者。虽然世界银行按照人均国民收入将中国归入中高收入国家(共分为低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中高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但2017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为7310美元,仅为美国的15%,不到法国的25%,不仅与高收入国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