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日本的贸易雄心
2019-04-10 16:16:00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IGT(国际贸易研究)系列,2019年4月8日

Policy Brief No. 201902

本文已发表于半月谈杂志,2019第七期

日本的贸易雄心

倪月菊

   近期,日本外贸可谓“双喜临门”。先是由其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标志着新一代最高水平经贸规则的诞生。紧接着,日本和欧盟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日欧EPA)于2019年2月1日生效,意味着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诞生。日本自由贸易区战略成果丰硕,俨然成为自由贸易的“最大赢家”。

一、多层次、灵活的自由贸易战略

   日本之所以能逆流而上,取得自由贸易的丰硕成果,得益于其多层次、灵活的自由贸易战略。战后日本经济是在积极与海外诸国进行经济交流中逐步发展起来的。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本在“贸易立国”政策下,持续扩大开放,将商品、服务、资本和技术不断融入经济全球化之中。从二战后至20世纪末,从关贸总协定(GATT)到世界贸易组织(WTO),日本一直是多边贸易体制的积极拥护者和推动者,也是自由贸易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因此,在进入21世纪前,日本一直采取的是GATT/WTO“一边倒”的自由贸易政策。

   21世纪初期,受WTO多边贸易谈判迟迟未果、区域和双边贸易自由化飞速发展、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日本的贸易政策出现了较大转变,放松了对多边贸易体制“唯一性”的坚守,开始实行以WTO多边贸易体制为轴心,以自由贸易区(FTA)、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等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议为补充的多层次、灵活的自由贸易战略。目前,日本已签署了17个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

   日本新时期自由贸易政策有两大基本目标。一是在多边贸易体制不足以实现全球贸易自由化的条件下,利用双边或区域协议易于达成的特点,实现日本在自由贸易体系中利益最大化的终极目标。因此,在WTO停滞不前的情况下,日本积极推进双边和区域贸易协定,特别是在推动“巨型FTA”上最为积极,呈现出相当的进取态势。

   二是企图通过主导FTA特别是“巨型FTA”的创建,引领21世纪国际经贸规则的重塑。日本首相在2019年新年答记者问时说,日本“将在保护主义疑念高悬的世界里,紧紧高举自由贸易的旗帜,做新时代公正规则的制定者和领导者”。当然,这种自由贸易政策的背后,隐藏的是日本对WTO谈判进展的失望和对冲,即一旦多边贸易体制改革陷入僵局,日本仍可通过其在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领域的“朋友圈”,维护其贸易市场和竞争优势,局部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并主导“巨型FTA”规则的“高标准”方向。

二、日本已在区域合作层面占得战略先机

   CPTPP和日欧EPA的达成,标志着日本已经在区域合作层面占得战略先机,其意义和影响不容小觑。

   首先,WTO有被架空甚至被取代的风险。在日本看来,最理想的状态是把有其参与乃至主导的“巨型FTA”连接起来,打造多国参与的“超级FTA”。目前,一些国家陆续表达了加入这些“巨型FTA”的意愿。在亚太地区,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等国表达了加入CPTTP的意愿,泰国还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连英国政府也表示希望加入。随着“超级FTA”影响力的扩大,或许会有更多的国家或地区参与进来,也不排除美国参与的可能性。届时,这艘在WTO之外航行的“航母”可能架空甚至最终取代WTO,成为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的新宠。

   其次,日本在全球治理和国际规则制定上占据了一定先机。在美国退出TPP、搁置“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之时,日本取而代之,表明日本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先机,为其后的相关谈判加分不少,增加了其与美国进行双边谈判的“筹码”,也增加了日本在WTO多边贸易体制改革中充当“黏合剂”的信心和勇气。

   再次,CPTPP和日欧EPA为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提供了高标准的参照模板。

   此外,高标准的国际规则有可能加固发达国家这块铁板。面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赶超,日本和欧盟等发达经济体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必然更加强调“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日美欧仍在同一阵营,在未来的全球经贸活动中,中国可能会面对来自日美欧等发达国家的共同压力。

三、中国如何应对

   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要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积极支持WTO改革,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捍卫多边体系,防止WTO被架空;另一方面要加快编织自己的自由贸易区网络,不断扩大“朋友圈”。

   首先,要密切跟踪国际经贸规则的高标准演进趋势,赋予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更大自主权,以此为导向,倒逼自身改革,建立和系统推进与国际经贸规则相衔接的内部机制,以提高自身适应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的能力。

   其次,要加快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步伐。除了加快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步伐外,还要加快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速度,研究加入CPTTP的利弊,全力推进中日韩FTA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

   此外,要加强与日本在全球治理层面的合作。两国应该加强在全球治理上的合作,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推动国际贸易向着更自由、更公平的方向发展,造福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