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2019年全球经济的分化与波动或将继续加大
2018-12-19 16:35:00

发表于《中国外汇》2018年12月11日

2019年全球经济的分化与波动或将继续加大

张明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10年间,全球经济增速可谓一波三折。在主要经济体集体性财政货币刺激政策下,全球经济增速由2009年的零增长迅速反弹至2010年的5.4%。然而,2010年至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由5.4%一路下行至2016年的3.3%,以至于长期性停滞的说法风行一时。2017年,全球经济终于迎来难得的同步性复苏,经济增速显著回升至3.7%。在2017年秋季,IMF给出了2018年与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会继续反弹至3.9%的预测。

    然而,到了2018年秋季,IMF已经将2018年与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速下调至3.7%。这意味着,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态势是低于预期的。2018年全球宏观经济走势大致具有如下四个特点:一是全球经济复苏由同步重新走向分化。除了美国经济依然高歌猛进之外,中国、欧元区、英国、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增速均有所下行;二是货币政策紧缩由同步收紧重新转为分化。2018年迄今为止,仅有美联储加息三次与英格兰银行加息一次。相比之下,中国央行在2018年降准四次,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频繁释放收紧的信号;三是中东的地缘政治冲突显著抬头,无论是美国与伊朗的博弈加剧,还是沙特近期触犯众怒,均导致全球油价出现剧烈波动,表现为前三季度持续上升、第四季度骤然下跌的格局;四是中美贸易摩擦出人意料的加剧,未来依然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说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约在3.7%左右,笔者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进一步减速至3.5%上下。在2018年出现的一些特征,在2019年甚至可能强化。

    首先,全球宏观经济增长的分化态势有望进一步加剧。一方面,美国经济表现可能继续保持较为强劲的态势。目前市场主流观点认为,从2019年下半年起,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出现显著下降。最近美国股市动荡加剧也可能影响经济增长。不过,考虑到扩大基建可能成为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共同诉求,且2019年下半年起基建投资可能提速,这就意味着美国经济较为强劲的增长态势或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延续。另一方面,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从2018年的6.6%降至6.2%;欧洲经济增速或将继续下行,南欧国家的债务问题可能重新抬头;英国经济可能遭遇脱欧阵痛的冲击;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动荡或将持续。如果全球经济分化加剧,美元指数或将继续保持相对强势。

    其次,全球地缘政治冲突或将继续加剧,这将导致大宗商品价格继续处于宽幅震荡的格局。如前所述,2018年国际油价的震荡,几乎全是由地缘政治因素导致的供给侧冲击造成的。目前来看,沙特、伊朗、叙利亚的危机仍在演化,俄乌冲突近来明显恶化,即使2018年波澜不惊的朝核问题,似乎最近也有冲突重新抬头的迹象。全球地缘政治冲突加剧,最直接的影响将会造成大宗商品价格继续宽幅震荡,这将给大宗商品的出口国与进口国造成不同方向与不同程度的冲击。

    再次,全球资本市场在2019年的波动性可能继续加剧。与2009年至2017年期间的持续向好相比,2018年美股的波动性已经明显加剧,但迄今为止美股指数与估值依然保持在历史性高位。在2019年,无论是长期利率可能出现的显著攀升,还是若干信号显示美国经济可能走向减速,抑或是中美贸易摩擦再起波折,都可能造成美国股市出现重大波动,甚至不排除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一旦美国股市的波动性加剧,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也概莫能外。在极端情形下,甚至可能出现全球范围内风险资产的抛售浪潮。

    2019年全球经济的分化与波动或将继续加大,这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新的不利外部冲击。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速下行与分化加剧可能导致中国出口增速不及预期,从而带来新的增长与就业压力;另一方面,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加剧与美联储的后续加息可能导致中国再度面临资产价格下跌、资本外流与本币贬值压力。在外部环境可能变得更加复杂的前提下,中国政府应该增强财政政策的扩张力度与国内结构性改革力度,来同时稳定短期经济增长与提振中长期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