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美国准内战才是中美摩擦的最大不可控因素
2018-12-12 14:03:00

发表于“中国经济学人”微信号2018年12月9日

美国准内战才是中美摩擦的最大不可控因素

赵海

    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是美国历史上重大的黑天鹅事件,对美国精英阶层的冲击至今未能消化。特朗普从职业道德、行事作风、意识形态到政策目标都与美国两党传统建制派格格不入,甚至针锋相对。这不能不引发美国社会巨大的反弹和分裂。

    媒体上对特朗普每天不间断的嘲讽谩骂、人身攻击,司法上从他执政伊始就紧抓不放、步步进逼,官僚层对他阴奉阳违、处处掣肘。特朗普则毫不退让,利用社交媒体的巨大效应主动出击,维持了政治基本盘的相对稳固。这样一来,美国的政治极化愈演愈烈,已将美国在政治层面带入了你死我活的准内战状态。

    在美国上演的准内战可以分成三个层面来看。一是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国家权力之争;二是共和党内部特朗普派与反特朗普派的党内控制权之争;三是白宫内部幕僚间行政主导权之争。这些错综复杂的内斗虽不新鲜,但比起以往均有过之而无不及。特朗普一方面是准内战的漩涡中心,另一方面也是内斗的获益者和利用者,而其中的很多人也想借机利用特朗普达到自己的目的。

    中国作为重要的靶子被卷入美国准内战,不时躺枪,是美国政治躁动和中美实力消长的必然结果。在华盛顿的政策圈里,已经形成了对华政策以“长期竞争”为主的基调,反映在官僚层2017年末到2018年春搞出来的几个大部头报告里,从国家安全、国防到经贸、科技都点名针对中国,折射出美国精英们对中国全方位崛起的深度焦虑。

    特朗普叫嚣对华施压,并从很早就挥舞关税大棒,让精英圈即窃喜又忧虑。喜的是特朗普打破常规,拿出双输自残的架势逼中国让步,让他们可以搭便车;忧的是关税战一旦升级失控,很可能让美国资本鸡飞蛋打。随着特朗普对朝核问题的处理模式逐渐浮现,对华鹰派更加恐惧的情况是中美最终达成和解,从而使他们全面遏制中国的算盘落空。

    围绕着特朗普的对华经贸谈判,美国准内战各方都打起了小算盘。民主党一抓住机会就对特朗普穷追猛打,在中兴的问题上,特朗普已经讹诈完准备让商务部放中兴过关时,民主党又跳出来制造困难。在共和党内,反特朗普的建制派和民主党站在一起批评特朗普去年访华的成果,积极兜售美国重返TPP。白宫内部对华强硬和温和派之间互相攻讦,破坏了半年前中美早期协议,并持续阻挠最近谈判的进程。不幸的是,这些势力找到了一个最大公约数,即通过打击中国的科技产业政策和领军企业牵制、分散中美经贸谈判精力,以达到技术上压制中国,经济上与中国“脱钩”,将中美谈判引入死路的目的。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面临着极大的两难,如果不顾不断被抛出的所谓“国家安全”事件,在惩罚中国公司所谓技术盗窃、商业间谍、违禁出售产品给美国封锁的伊朗、朝鲜等国家行为方面显得手软,就会被军方和情报机构为代表的鹰派与政治上的反对派联合围剿。如果跳进这个对华不断上纲上线的陷阱,强行分割中美产业链,把中国推向全面对抗的对立面,则不仅华尔街金融和跨国资本集团会用脚投票,农业和能源这些特朗普的基本盘也会离心离德。

    华为就是中美两国之间,美国准内战各派之间的竞逐焦点。华为在商业和技术上的成功毋庸赘述,从一家中国的私营公司让美国人感到如临大敌,动用国家机器到处打压就可见其实力强大。借伊朗打击华为可以说是美国反特朗普、反华、反伊朗势力一石三鸟的最佳攻击点,而G20峰会和纽约州南部司法区则是最佳攻击事件和攻击武器。

    首先,亲以色列和沙特、打击伊朗是特朗普政府的既定中东政策。退出奥巴马政府费力达成的伊核协议,动用金融枷锁遏制伊朗石油咽喉,冻结伊朗高官在美资产,可以说特朗普政府里的新保守主义势力无所不用其极。在这个大前提下,中兴、华为沾上伊朗,顺势以美国国内法进行惩罚,看上去名正言顺。由于中国与伊朗之间的关系,美国通过次级制裁打击中国公司,客观上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让欧洲和其他国家的公司不敢心存侥幸。今年上半年美国曾经高调审判过土耳其一个银行家,他被指控为伊朗洗钱,尽管埃尔多安多次抗议,美国也只是在量刑上稍微宽松,判其入狱32个月。

    其次,反特朗普势力在纽约特别强大。希拉里就任国务卿前就是纽约州参议员,现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舒默非常反特。对特朗普亲信的案件侦察和起诉工作几乎都在纽约州南部联邦法院,这里以处理有组织犯罪和白领犯罪案件著称。特朗普曾经与纽约民主党过从甚密,经常为其竞选提供资助。但后来转投共和党并当选总统,其中矛盾至深,只要被抓住把柄,就会被无情打击。此前,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就因为和中国接触而被警告,迅速脱离了中国事务。此次纽约州东部司法区针对孟女士的逮捕令理由是欺诈罪,矛头直指华为,在关键时间点上打乱特朗普的对华谈判节奏,不能不使人联想这是有意给特朗普设置陷阱。

    第三,对华强硬派并不掩饰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华为,并以华为为突破口加深中美战略互疑,从而达到维持美国科技、军事、金融霸权,在产业链和价值链上遏制中国发展的最终目的。如果像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自己承认,在事先得到美国司法部通报的情况下不通知特朗普(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已经证实特朗普事先不知情),让事件在中美达成启动谈判的共识后发酵,那就足以显示《纽约时报》此前匿名社论所讲的,白宫内存在“双轨总统制”。而特朗普在事情已经在媒体上热炒后已无法介入干预,只能以发推特赞成中方商务部声明的方式表达坚持G20合意,继续推进中美谈判不受干扰的意愿。事实上,白宫为“不打断”中美G20会谈,要司法部主动延后了对几宗“中国黑客”攻击美国网络提供商案的起诉。

    加拿大拘捕孟女士的事件已经发生近一周时间,周五保释听证会由于时间过长而不得不延期到下周一,外界普遍预期此事将演变成漫长的法律战。美国全面打压中国企业华为,不惜动用跨国引渡手段直接针对公司管理层,对中美两国的高科技企业都是当头一棒,其恐吓意味之浓厚,使很多人都不得不开始考虑企业和个人的未来,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则直接暴跌超200点表达对中美可能爆发科技战的担忧。这都让刚刚从关税战阴影中获得喘息机会的市场和希望中美关系稳定发展两国百姓忧心忡忡。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接近尾声,陆续宣布了对特朗普前私人律师和前竞选主任的起诉书,特朗普本人已近乎被美国主流媒体提前定罪。明年一月,新一届国会就任,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将进一步阻止特朗普的政治议程,与当年茶党涌入国会后瘫痪了奥巴马的诸多政策一样。如果特朗普坚持不认罪、不辞职,并采用各种政治和法律手段对抗,美国准内战的温度将陡然升高。

    美国右翼媒体已经充斥着各种所谓“深暗势力”的阴谋论,而“深暗势力”盘踞的主要部门就是美国司法部。已经有特朗普的支持者提出“深暗势力”是华为事件的背后黑手,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中国,让特朗普2018年无政绩可言,这与此前几次制造摩擦阻挠特朗普与普京见面缓和关系的模式一模一样。

    2019年,美国下一次总统大选的选战将提前开锣,面对特朗普一直不能过半的民意支持率,民主党内很多人跃跃欲试,连希拉里都还心存侥幸。但在自我认同,治国理念和政策主张上,两党差异仍然越拉越大,美国内部的暴力事件也是有增无减。面对准内战状态的美国,中国政府和企业都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无论是未来90天的贸易谈判,还是未来两年的中美关系都不会顺风顺水,时不时会受到美国司法、情报、军事、外交和贸易等机关的挑战,以及来自美国国会的挑衅、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的压力和各类假新闻的诽谤。可以说,这些都是中国崛起道路上无法避免的考验,只有保持定力、理性分析,才能逐一合理应对,不被这些干扰拖离发展的轨道。在比拼耐力的时候,竞争对手的马可能比你的高大健壮,但如果骑手和赛马之间不能有效配合,而是互相拆台,那赢家就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