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从历史和全局看美国的霸凌主义
2018-09-11 18:28:00

  本文来源于人民论坛网2018年8月29日。

  从历史和全局看美国的霸凌主义

  邹治波

  当前美国采取的霸凌主义做法表明:美国在自身实力相对削弱的态势下不甘心失去其霸主地位,世界格局和秩序进入重塑期。美国的霸凌主义及其蔓延,将给世界带来动荡和危机,对此国际社会特别是大国应有高度共识,在政治、经济和战略安全上采取积极措施应对,共同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当前,美国发起的针对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战,展现出在贸易上对他国的欺凌与压迫之态,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然而,如果我们将美国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系列单边主义、强权政治的种种表现综合起来全面看,美国的这种自私霸道行径绝非只是贸易上的霸凌主义,而是美国整体国家战略政策上的一种选择。从世界历史看,这是历史发展进程的一种现象,亦或说是历史发展到一定节点上出现的结果,也预示着世界格局与秩序正进入一个重构阶段。历史经验表明,在这一关键时期,世界将面临重大风险与挑战,国际社会对此应有高度共识与警惕,共同遏制美国的霸凌主义及其今后可能的冒险主义,防止世界陷入动荡、萧条甚至是战争与毁灭的风险,维护世界和平,维护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大势。

  美国霸凌主义背后的无奈与不甘

  特朗普上台后,以“美国优先”为圭臬,在政治上奉行民粹主义、外交上推行单边主义、贸易上施行保护主义,在国内推出新移民法案、修建“隔离墙”、实施“禁穆令”,接连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P)、“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伊朗核协议等多边机制和协议,悍然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推卸对盟国防卫义务并迫使盟国提高防卫费用,强行重开双边贸易谈判寻求对美有利贸易协议,到最后直接发动对主要贸易国的贸易战。美国这一系列行为看似强势,咄咄逼人,但背后却是一种无奈与不甘,也预示着历史新阶段的到来。

  这是美国无力“领导”世界的信号。自二战以来,美国凭借其强大政治、军事、经济和科技实力,一直操控着国际事务,左右着世界局势,并以盟主地位领导盟国不时发动战争,以维护其所谓全球领导权和战略利益。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主导、控制着世界,美国自诩为世界的“领袖”。而现在美国的一系列行动却与美国这种所谓领导地位渐行渐远:美国连续退出多个国际多边机制和协议,这意味着美国在这些机制和协议中权力的削弱,也意味着美国对国际责任和义务的推脱,甚至美国连对其维护霸主地位最重要的对盟国的防卫责任也欲减责,这显示美国不愿再承担原来的那种大国责任和义务,这对美国所谓领导地位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在国际、多边、双边等领域的一系列单边主义行为,削弱了美国在世界上的政治和道德信誉,损害了美国的软实力。虽然美国的硬实力雄风犹在,但这种优势在不断缩小,而软实力又在呈加快下降之势,这必然会加速美国整体实力的衰落,美国所谓的世界领导力也呈下滑之势。实际上,自美国确立其世界霸主地位以来,维护和强化其世界领导权和按照其价值理念塑造世界,一直是美国的全球战略,而目前美国所采取的这种损害其领导力的做法,是在其实力下降后的无奈选择。在奥巴马时代,美国实力下滑已现端倪,但为维护美国领导地位,奥巴马提出使用“巧实力”的外交政策,意欲在硬实力不足的情况下通过外交手段来维持美国地位。但到了特朗普时代,重利轻义的商人本性,使特朗普使用直接简单的单边主义做法追求美国实际利益,已顾及不到美国所谓领导责任和“领袖”形象。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不仅主要针对中国,而且也面对包括盟国、伙伴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可以说美国的贸易战是面向全世界,这是美国在当代全球化发展条件下,自感经济利益受损、实力下降的应急反应,特朗普已难以顾及传统价值观和全球战略这些美国的核心要素。实际上,“另类”的特朗普能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也是美反传统的表现,是美国内异化了的政治生态所致。小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开始由战略扩张走向战略疲惫,奥巴马时期美国由战略疲惫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今天特朗普政府在无力维护全球战略目标情况下,选择了自私粗暴的单边主义政策。如果说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是美国实力从顶峰衰落的开始,那么,现在就是经过战略疲惫期和金融危机双重打击下,美国开始失去世界霸权地位的分水岭。美不甘于霸主地位的丧失,更不愿意看到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的崛起,于是采取直接的激进的对外行动,妄图维护其日落西山的地位。美国表面看似气势汹汹,实则是内心虚弱恐慌的表现。

  世界格局和秩序进入历史重塑期。历史发展有其规律和轨迹可循。美国的战略盲动之举,正表明世界战略格局的重大变化,而世界战略格局的重大变化,必然会导致国际秩序的重大调整。当前,世界战略格局和国际秩序正处于二战以来最深刻的调整阶段,世界正在向一个新的格局和秩序演进。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奉行孤立主义政策理念,是美国发展困境、实力下降的结果而非原因,美国现有的政策和行为,是美国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虽历经冷战两极高强度对抗和冷战结束的巨大冲击,但总体上保持基本稳定。然而,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国际格局演变正处在由量变到质变的历史节点上。在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条件下,现有的国际秩序也难以为继,国际格局的变化必然要反映到国际秩序的调整上。目前,不仅新兴经济体对国际秩序有强烈改革的愿望,世界第一的美国也因在全球化格局下利益受损而想抛弃现有规则,美国接连“退群”、甚至威胁退出WTO都是这种反映,国际秩序正面临重大调整,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美国的霸凌主义将危及世界和平安全和世界经济发展

  美国所采取的霸凌主义,将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不仅危及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使世界经济有衰退的风险,也将使大国关系面临调整。

  世界战略安全面临重大危机。历史发展进程显示,在世界格局和秩序调整阶段,大国特别是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间矛盾和利益冲突会大幅上升,往往会发生大国间的冲突和战争。历史上,在世界格局、秩序的转型期,大国因不甘于地位、权力和利益的损失,不惜冒险发动战争以维护利益,是一种历史常态,更是一个历史教训。一战前的德国和奥匈帝国对英法等传统强国对世界殖民地瓜分完毕强烈不满,二战前重新崛起的德国和崛起的日本要求重新划分势力范围,都导致世界大战的发生。

  当前,历史又来到了一个关键点上。美国面临实力下滑和世界霸主地位不保的前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有可能采取战略冒险以保住其全球地位,在美国以经济手段不能实现削弱竞争者的实力,特别是阻挡不住中国崛起的情况下,最后为保住自己世界霸主地位可能不惜挑起冲突、引发战争。美国不仅与中国和俄罗斯等理念、战略相左的大国有发生对抗的倾向,也与价值观和制度相同的盟国存在矛盾和利益冲突,这会引发世界局势的动荡。

  世界经济有进入衰退的风险。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不仅将直接影响相关国家的贸易、投资、市场、就业等,对其经济增长带来较大影响,同时,在全球化产业分工精细和利益格局交织条件下,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也会影响其他不直接参加贸易战国家的经济发展,这会危害正在出现复苏迹象的世界经济,增大世界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打击人们对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使得世界经济有衰退的风险。世界银行在2018年6月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并警告,今年全球经济增长为3.1%,而美国的做法无疑将给这一复苏势头蒙上阴影。2018年8月9日,世界贸易组织发布最新一期全球贸易景气指数,预计今年三季度全球贸易增速将继续放缓。报告显示,三季度全球贸易景气指数为100.3,相较于二季度的101.8继续下滑,逼近指数荣枯线。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则表明,如果全球爆发严重贸易战,即关税增加40%,全球经济将重现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最终也会损害自身经济。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认为,美国对外加征的关税,实际上是由美国国民在埋单。美国商会日前发布报告称,美国政府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其实是对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征税,将威胁美国整体经济复苏,影响美国就业。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指出,美国将成为全面贸易战的最大输家。

  大国关系面临重大调整。作为世界霸主和西方领袖的美国,其政策的重大调整和国际责任的推卸,必然会对国际关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大国关系面临新的调整:首先,西方国家要重新考虑与美国的关系问题,特别是在政治和安全关系上可能进行调整,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说,“那种完全信赖别人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我们欧洲人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欧洲正在寻求独立防务;日本也在调整与美关系;其他大国如印度等也在重新定位与美关系,对美借重也在减弱;实力下滑的美国对俄罗斯的打压不降反升,美国发起一轮又一轮对俄严厉制裁,美俄对抗将在长时期内存在。

  国际社会需要凝聚共识,共同应对霸凌主义

  国际社会需对遏制美国的霸凌主义取得高度共识。美国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是一种自私、短视的政策行为,严重损害了包括美国自身在内的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利益,是违背历史发展潮流、损害人类进步事业的行径,对此,国际社会应有高度共识。美国对其他国家所采取的包括贸易战在内的霸凌主义之举,不单是美国与有关国家的双边问题,而是涉及进步与退步、正义与非正义之争,事关全球人类共同利益,是大是大非问题。因此,国际社会应团结一致,共同遏制美国的霸凌主义,在政治外交上发声反对,在经济贸易上予以反制,保持对美国际压力,制止其霸凌主义蔓延。在此历史的关键节点上,一定要汲取二战前有关国家对纳粹德国采取“绥靖主义”政策的教训,因为各自明哲保身而没能团结一致抵制,从而导致纳粹德国肆无忌惮地发动战争,最终灾难降落到自己头上。

  大国需协作防止世界出现重大危机。大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上负有特殊责任,在历史进程发展的关键时期,各大国应担负起历史责任。尽管在政治、经济等诸多领域存在分歧和利益的不同诉求,但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局上,在维护人类和平发展大势上,各大国应有共同利益和共识。针对美国的霸凌主义及其发展,各大国应加强协调、协作,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共同遏制美国的霸凌主义。特别是针对美国有可能出现的战略冒险和冲动及其可能挑起冲突和战争的前景,作为世界大国和核武器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应协调一致,对美保持战略上的威慑与压力,制止其非分之想,共同维护全球的和平与安全。

  国际机制、规则需进行调整重构。当前,世界格局和形势已发生深刻变化,国际机制、规则也应相应进行调整,以适应新的格局和形势,这有利于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一方面,随着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特别是以新兴经济体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东西方力量更趋平衡,国际秩序应能反映这种格局的发展变化,国际机制、规则需要进一步调整完善,国际秩序应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美国所采取的退出一系列多边和双边协议等单边主义行为,说明美国正在抛弃二战后由其主导建立的现有国际秩序,美国认为现有机制、规范使美国利益受损,美国不愿意遵从这些机制和规范。若作为头号强国的美国不遵守现有国际秩序,国际秩序将陷入紊乱。应该说,尽管现有国际秩序有许多不合理之处,但满足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基本需求,现在需要的不是抛弃它而另起炉灶,而是对现有国际秩序进行改革和完善,使其更能反映时代的需求,在一个变化了的格局和形势下取得新的平衡。

  近来,美国因政治原因对其北约盟友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使土耳其货币里拉大幅贬值,重创土耳其经济,这是美国霸凌主义的最新发展。今年以来,美国不仅对俄实施多轮制裁,对中国发起大规模贸易战,撕毁伊朗核协议并威胁对伊动武,而且也将贸易战对象指向欧洲、日本、加拿大等西方盟友。现在又将制裁矛头对向盟友土耳其,不惜冒与盟友翻脸为敌的风险,这表明,美国的霸凌主义已发展到一种不计后果的程度。人们有理由担心,如果美国以自私的利己主义和强大实力为后盾的单边主义继续发展,美国会将世界引向何方?在这历史的关键时期,各国无论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利益纠纷如何,在防止世界滑入动荡、萧条和战争,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局上,应有高度共识和共同利益,各国应团结起来共同努力遏制霸凌主义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