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中国经济崩溃论缘何不攻自破
2018-01-28 15:36:00

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11月12日

中国经济崩溃论缘何不攻自破

徐进

   部分西方媒体、政客和学者似乎患上了一种名叫“中国经济崩溃论”臆想症的疾病,其特点是阵性发作,发作周期在一年至数年不等。该病发作时,“患者”会丧失认知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眼前不断浮现“中国经济崩溃”的各种幻象,个别病情严重的“患者”甚至会出现思维错乱、胡言乱语的症状。

   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有各方人士“唱衰中国经济”,具体内容包括中国经济硬着陆、人民币崩溃、房地产崩溃,债务崩溃[这两个跟中国经济硬着陆是不是大同小异?建议增加债务崩溃、房地产崩溃等。]等等。据统计[建议删掉],西方的“中国经济崩溃论”一共发作过五轮。第一轮发生在1989年,当时中国出现了通货膨胀,再之国内外政治环境的复杂深刻变化,一时间关于中国经济崩溃的言论甚嚣尘上。随着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及中共十四大的召开,中国经济重上正轨,快速增长。这轮中国经济崩溃论趋于平静。

   第二轮发生在1997年,背景是东亚金融危机的爆发。一些外国经济学家再次抛出有关中国经济崩溃论的论调。他们没想到中国不仅顶住了金融危机的冲击,而且还坚持人民币不贬值政策,起到亚洲经济“稳定器”的作用,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赏。

   第三轮发生在2001年,当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因此有西方人士预言脆弱的中国经济难以顶住外国资本和产业的侵袭,多数中国企业会因此倒闭破产。美国《中国经济》季刊主编斯塔德维尔在《中国梦》一书中,把中国经济比喻为“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美国华裔律师章家敦做出了最耸人听闻的预言,他在《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中断言:“中国经济正在衰退,并开始崩溃,时间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他们没料到自2003-2012年的十年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高达10.5%,年均通货膨胀率维持在2%左右的低水平[一般来说,2%算是比较合理的水平。3%已经不能算是低通胀。]。

   第四轮发生在2010年前后,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蔓延为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受到这一危机的强烈冲击,有关中国经济崩溃论的言论再次盛行,甚至连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都发表了一篇“唱空中国经济”的文章《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结果,中国政府运用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保民生的社会政策,有效化解了国际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并为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复苏作出重大的贡献。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波“中国经济崩溃论”不攻自破。

   第五轮发生在2015年,由头是中国股市出现了异常波动,“中国经济崩溃论”再度回潮。日本《金融财政商贸》周双刊提出了“中国经济还行吗?”的疑问。法国《回声报》通过“经济增长‘停滞’”、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引发恐慌”等“现象总结”,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甚至拉低全球经济增长。著名“预言家”章家敦再次声称中国经济最多只能撑一年,甚至熬不过这个冬天。但“残酷”的事实证明,2015年的冬天非常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说上述五轮“中国经济崩溃论”的“患者”主要来自欧美的话,那么我们的近邻日本近年来也加入了“患者”行列。据息,日本一些学者和经济界人士长期看衰中国,不断在媒体和书籍中断言“中国经济有太多问题,早晚露出破绽”。他们常常用“实际GDP比公开数据要少得多”、“暴动和罢工每年超过十万次”、“房地产泡沫已经达到极限”等等所谓的“扎实”证据来给中国经济形势下诊断书。

   不管“唱空中国经济”的人士或机构来自欧美还是日本,他们其实对中国经济并无真正的了解,所谓的论据皆是主观臆测或刻意歪曲。当然,不排除一些人士或机构试图从预测中国经济崩溃中获取声誉,或者试图通过制造舆论、做空中国经济进而投机获利。

   我们不能否认,中国经济的确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些问题甚至很严重很顽固,会在一段时间内或在某个领域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但是,观察中国经济发展,就像观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样,要看大局、看大势。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穷二白到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人均GDP从1978年的不到200美元到2016年的超过8000美元,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而且即将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的经济实力现在“举足轻重”,而且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源和火力头。中国正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致力于解决一些长期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问题。目前,这一改革正在取得切实的成果。中国经济长期保持平稳健康发展,进一步实现转型升级,将有利于欧美和日本的在华投资企业获得良好的发展和收益。另外,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民日益成为外国产品和服务重要消费者,近年来迅猛增长的中国海外游客和“海淘”商品就是明证。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外经济交流合作必将有更大规模更高质量的发展,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都将从中受益。

   有人说,事实是剂特效药。的确有一些机构和人士已经改变了看法。比如,新一期的《时代》周刊的封面就用中英两种文字写着“中国赢了”(China won)。这期周刊的封面文章作者、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承认,中国,而不是美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中唯一最具实力的国家。就在五年前,西方一致认为中国总有一天需要进行根本性的政治改革来维护政体合法性。但是今天,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甚至比二战后主导国际秩序的美国更加完备、更可持续。相反,美国正在走下坡路。日本“Newsweek”网站刊文指出,那些预言“中国崩坏”的书,已走进死胡同。因为在喊了十几年“狼来了”之后,中国经济丝毫没有崩坏的迹象。更重要的是,许多书中所述之事与中国的实际情况截然相反。该文最后郑重指出,日本民众正确地认识中国,才会真正对日本有利。

   然而不幸的是,总的来看,大多数“患者”还是“屡教不改”,否则“中国经济崩溃论”怎么会在几十里反复出现呢?这些“患者”并非盲人,不是看不到中国经济迅猛崛起的大局和大势,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预言一错再错。虽然事实多次教育了他们,但绝大多数人还是执迷不悟。“中国经济崩溃论”很像心理学上的“认知失调”。这些“患者”在研究中国问题时,大脑中总会自觉不自觉地用西方经济学的模式去套用、解释和预测中国的经济发展。当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稍微接近其大脑中的“西方镜像”时,他们就欢欣鼓舞、不断点赞。否则,就焦虑不安、气急败坏。他们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有别于西方的经济发展模式,但是绝不承认其他模式的合法性和可持续性。他们总以为其他模式只是过渡性的存在,就中长期而言必须而且肯定要过渡到西方经济模式。当他们发现中国越来越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时,他们的认知就越来越失调了。由此看来,“中国经济崩溃论”这种心理疾病无药可治。因此,我们不要寄望于各种形式的“中国经济崩溃论”今后就会绝迹。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只要中国共产党坚强有力、党的核心举旗定向,中国人民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不能胜利到达的彼岸。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前无古人、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让那些“中国崩溃论”的“患者”执迷不悟去吧,让他们继续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徐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理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