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其他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3.001
2013-01-15 16:04:14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CEEM)讨论稿,2013年1月3日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3001

主题词:美国的财政悬崖

        世界上最不幸的事情就是好不容易到了元旦放假,朋友们都结伴出去玩了,自己却生病躺在床上。比这个更不幸的事情是,当你正在被窝里昏昏沉沉、虚弱无比的发汗的时候,不断的有记者打电话过来,告诉你美国马上就要掉下财政悬崖了,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拜托。到现在了,还这么轻信美帝国主义的政客。跟风是中国的媒体记者缺乏专业素质的最明显体现。比媒体记者更具有敬业精神的是像我这样的学者,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健康,就已经开始给大家写国际研究札记了。

        什么是财政悬崖?

        关于美国财政悬崖的讨论,可以参见我的同事曹永福和陈博去年12月6日发布的评论《美国财政悬崖谈判中的共识、分歧及影响》1。还记得2011年5月份美国闹腾过一阵关于债务上限的讨论吗?当时,美国两党一致同意,在大家没有达成一致同意的情况下,小布什时期的减税政策,以及小布什、奥巴马总统的扩大财政支出政策,到期将自动终止。如果这些政策真的到点作废,涉及的总金额约为 4900 亿美元,占GDP 的比例为 3.1%。用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话讲,美国就掉进财政悬崖,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

        为什么财政悬崖并不重要?

        很简单:所有的人都认识到的风险就不是风险。我们在美国调研的最后一天,我请兄弟们去看百老汇表演《狮子王》。《狮子王》里面一个小配角的台词中来了一句:“我害怕我要从财政悬崖上掉下去了。”连狮子王都知道财政悬崖了,还会有什么风险呢?财政悬崖问题是一个典型的“胆小鬼博弈”(chicken game)。想象两个飞车党骑着摩托,从一条狭窄小道的两头相向而行,谁也不想让谁。这样的博弈会有什么样的均衡解?很简单,在最后一秒钟,一定会有至少一个飞车党调转方向,或许会因为转向太急,倒在路边的泥潭里,而另一位则趾高气昂的飞车而过,还不会忘记冲泥潭中的那位大喊一声:“胆小鬼(chicken)!”。会出现这种结局的唯一原因是,如果双方都不放弃,最后会双双车毁人亡。

        谁是赢家和输家?

        本周二(2013年1月1日),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先后通过了避免财政悬崖的方案。参议院是89:8票通过,众议院是257:167票通过,众议院的80多位共和党议员以及绝大多数民主党议员投了赞成票。方案的主要内容是:小布什时期的减税方案长期化,但对富人除外。对富人提高税率:单人年收入40万美元或夫妇年收入45万美元以上,边际税率从35%提高到39.6%。遗产税(estate tax)、资本所得税和红利税均提高,但没有2001年之前高。

        谁在讨价还价中赢了?

        双方都做出了让步。奥巴马原本主张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就要提高税率。共和党是20多年来第一次同意提高税收。但相对而言,奥巴马这次又占了上风。奥巴马把打击的目标集中在对富人征税,这动摇了共和党阵营。占领华尔街的运动早已经显示,如果现在还为超级富人们辩护,会多么的不得民心。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原本提出了B计划,但遭到民主党议员的否决。按照共和党的策略,本来是要以提高政府收入为让步条件,换取对福利改革的更多进攻,但如今阵脚已乱。他们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共和党同意的税收增加(大约6500亿美元)比原来博纳的开价(大约8000亿美元)更低。

        有没有可能出现车毁人亡的悲剧呢?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想要妥协,总要有妥协的渠道。本来,应该是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瑞德(Harry Reid)和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诺(Mitch McConnell)一起协商,但最后真正出力的是副总统拜登和麦康诺,这完全是因为两人之前私交甚笃。

        财政拖累(fiscal drag)而非财政悬崖(fiscal cliff)。

        财政悬崖只是暂时避免了。但财政风险在两三个月之后会再度爆发。一是债务上限。2012年12月底,美国已经触及债务上限的红线,到2013年2月下旬或3月上旬,少不了还要来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尽管奥巴马声色俱厉的说,别再拿债务上限跟我说事,老子不会让步。其实你也能听得出来,这正是因为他心虚。二是自动减赤(sequester),即2011年的一项支出削减方案,根据这一方案,每年削减1000亿美元左右的联邦支出,并持续8年。此方案将暂时被搁置到2月份,2月份一到,又有好戏看了。

        尽管财政悬崖没有了,但财政拖累是不可避免的。值得注意的是,一,社会保险税(payroll tax)减免在现在的方案中没有得到豁免,这意味着绝大部分美国家庭的税收负担会增加;二,联邦政府的债务风险已经影响到一些承包商被迫放弃政府的订单,这也带来负面的影响;三,税收提高、以及一些政府支出的减少亦会产生紧缩效应,因此,预计在2013年,受此拖累,美国的GDP增长将被拉低1.5%左右。 

 

【说明:《何帆国际研究札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副主任何帆研究员的个人研究札记,不定期发布,仅供学界师友切磋、指正,不用于发表,亦非最终研究成果,不代表所在机构的观点。禁止任何纸质和电子媒体发表和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