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其他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6
2013-01-07 13:30:30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CEEM)讨论稿,2012年12月25日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6

主题词:推荐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  

        各位师友,我在早前的札记中向大家推荐过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强烈推荐此书,以及福山的老师,哈佛大学亨廷顿教授的《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作为大家阅读中央领导推荐的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参考读物。

        背景:福山此书的写作缘起,是受其导师亨廷顿的嘱托,为《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再版作序。福山一方面深感导师的著作历久弥新,另一方面也觉得原书中有意犹未尽之处。亨廷顿的贡献在于,指出了现代化并不带来美好的新世界,政治秩序的稳定比民主更重要。他忧心忡忡地谈到了在很多国家出现的“政治衰败”。福山对此深以为然,但觉得亨廷顿直接从现代政体讲起,没有谈到政治秩序的来龙去脉。他的《政治秩序的起源》,正是要讲清楚政治制度演变的历史。已经出版的是上卷本,从史前社会讲到了法国大革命。

        主要观点:福山认为,人天生就是社会人,人有暴力倾向,人天生有遵守制度的本能,并会用宗教、意识形态等强化自己对规则的信仰。史前人类社会处于一种“自然状态”,即建立在大家族基础上的部落社会。从部落社会演变为现代政治体制,需要三个要件。一是国家建设,即强大的国家机器、高效的官僚体系、对军队、警察的暴力垄断等。二是法治,即任何人,包括统治者在内,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三是负责制政府。福山不愿意用“民主”一词,他实际上谈的就是代议制政府,要有check and balance。

        福山认为,就国家建设而言,中国远远走在欧洲国家之前。中国在汉朝就建立了选拔官员的制度,后来遭到贵族门阀的抵制,直到隋唐甚至宋代,才最终确立科举选官等制度,并为后世其他国家所借鉴。福山还讲了其他地区的国家建设,如印度为什么始终未有强有力的中央集权,阿拉伯国家独特的奴隶兵制度(马穆鲁克),奥斯曼帝国以及早期的基督教国家(基督教支持妇女获得财产权,因为这样可以得到很多寡妇、老处女的捐款捐地)等,都非常有趣。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学习国家建设较容易,但实现法治很难。民主选举可以一夜之间完成,但法治需要长期的人力资本投资,是个系统工程。哈耶克认为,英国的普通法最好,而且普通法是自发形成的。福山不同意这一观点,他讲到,英国从惯例法到普通法是一个飞跃。11世纪的时候,英国国王并非王国的统治者,他只是一群地方头领中的老大。当时有各级法庭,互相竞争。国王天天巡回各地,开庭审案。国王法庭超越了地方利益,专业人才更多,所以比地方法庭更公正,大家慢慢地都愿意去国王法庭。国王法庭审案是收费的,这是王室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福山还谈到,要想让法治凌驾于国王之上,最初往往需要借助宗教的力量,让国王感到自己比上帝渺小。但这一传统在中国是不存在的。中国历来只讲王法,即法不过是王的命令而已。

        福山讲到负责制的国家时,关注的不是形式上的选举,他强调的是国家、贵族和平民之间的博弈。有对王权的制衡,未必就是负责任的国家。他讲到匈牙利的故事,发人深省。英国有限制国王权力的大宪章,匈牙利也有限制国王权力的金玺诏书,但匈牙利的金玺诏书,是贵族想保护自己剥削平民的特权,最终出现的是弱中央,强地方。地方贵族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力图削弱王权力量,最后导致匈牙利帝国在遇到外敌入侵时一败再败,几乎灭国。福山书中写到这里,顺手写到:“在当代中国,侵犯农民权利、违反环保和安全法律、从事肆无忌惮的贪污,其中最恶劣的案例,多是地方党员干部所为,或是受到他们庇护的私人雇主所为,与北京的中央政府无关。中央政府的责任,就是以执法来抑制寡头。有时候失去自由,不是因为国家太强大,而是太软弱。”

        一点读后感,供大家批评指正。 

 

【说明:《何帆国际研究札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副主任何帆研究员的个人研究札记,不定期发布,仅供学界师友切磋、指正,不用于发表,亦非最终研究成果,不代表所在机构的观点。禁止任何纸质和电子媒体发表和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