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其他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4
2012-12-27 15:41:06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CEEM)讨论稿,2012年12月24日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4

主题词:韩国大选  日本大选  中日韩关系   

        2012年12月19日晚上,执政党新国家党候选人朴瑾惠战胜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成为韩国第一位女性总统。就在数天之前,自民党在日本众议院选举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安倍晋三将成为新的日本首相。今天,我将综合各方信息,谈谈自己对未来中日韩关系的一点浅见。

        韩国大选。朴瑾惠和文在寅的竞争可谓旗鼓相当,有点像奥巴马和罗姆尼竞选时的选情。朴瑾惠是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女儿,号称“三无女人”:父母均遭刺杀、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文在寅是律师出身,曾任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秘书。从政策主张来看,朴瑾惠更为保守。文在寅则中间偏左。支持朴瑾惠的选民大多是40岁以上,50岁和60岁以上的选民支持朴瑾惠的更多。支持文在寅的年轻人居多,但对于20岁和30岁的韩国年轻人来说,他们心目中的奥巴马是安哲秀。安哲秀几乎没有任何政治经验,他是一位成功的IT企业家,后来当了大学教授。安哲秀宣布退出总统竞选之后,很多年轻人干脆回家,不投票了。

        对美国人来说,朴瑾惠当选再好不过了。美国担心文在寅当选之后,会继承当年卢武铉的路线,对北朝鲜采取更友好的态度,对美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文在寅曾经声称,如果当选之后,韩美自由贸易协议需要重新谈判。一位亲韩的美国人士说:“听到朴瑾惠当选,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朴瑾惠是亲美、亲工商界的。”朴瑾惠当选之后,估计会改变李明博的强硬政策,对北朝鲜更友好,但会紧随美国的战略布局,跟着美国一起谴责甚至制裁北朝鲜。此外,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也会顺利生效,美国甚至希望再临门一脚,让韩国干脆直接进入TPP。

        中国媒体似乎也更喜欢朴瑾惠,因为她会讲汉语,喜欢读三国演义,甚至说在其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最喜欢读的是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其实,文在寅在竞选中,对中国的态度要更友好。不过,据我在韩国的朋友介绍,朴瑾惠对中韩关系非常重视,总体而言会比李明博更亲华。

        安倍晋三和石原慎太郎。安倍晋三又回来了。自民党又回来了。这意味着什么?可能意味着什么也不是。日本政坛在过去十多年,政坛人物像走马灯一样变幻,中间曾有过小泉貌似激进的结构性改革,但小泉失败之后,再无英雄人物。网上有个关于选举的笑话:美国人很自豪的说:我们上午投票,下午就能知道谁是下一个领导人了。北朝鲜人不屑的说,切,我们从小时候就知道谁是下一个领导人了。日本人无奈的说,我天天投票,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是领导人。古巴人怯怯的问,哥,领导人还能换的?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证明,安倍能打破这个魔咒。尤其是,其面临的内外交困的局面,比前几任都复杂的多。我甚至在想,日本是不是可以算做一个失败国家了?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中央政府的威权不断衰落,但地方政治力量却在不断强化。研究日本政治的朋友恐怕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解构”日本地方政治格局上。总体上讲,地方政治势力上升代表着更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这种民族主义情绪首先是针对中国的,比如我们看到的石原慎太郎为代表的维新会。不过话又说过来,有些民族主义也会针对美国。冲绳岛居民不仅恨美国人,顺带着对日本人也没有好感。

        韩国、日本、美国和中国的博弈。韩国、日本、美国和中国坐在一起打牌,打的是那种“盯着上家,看着下家,瞅着对家”的叫麻将的牌。

        韩国手里的牌最好。韩国不必对北朝鲜的政策做太多的改变,只要维持现有局势,再缓图改善就行。唯一有点棘手的是北朝鲜的导弹问题,有机会我们专门谈谈这个话题。此外,韩国可以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游刃有余。如果愿意,韩国也可以和日本改善关系,这一定会得到美国的支持。看到两个情人之间和平相处,对美国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乐事。

        日本的外交空间相对较局促。安倍这次不再首站访问中国了,改为飞到华盛顿去,这是显示强化“日美同盟”的信号。但美国只是希望日本制约中国,并不希望它惹麻烦,否则日本反而会成为美国的“负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已经居于下风。在竹岛问题上更讨不了便宜。国内的民族主义又甚嚣尘上。麻烦,真麻烦。国内学者常说中日关系“政冷经热”,但也有学者不同意,出现“政冷经冷”的局面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总之,中日局势已经到了不能再恶化的低点。

        美国仍然是庄家,庄家有庄家的优势。必须承认,美国至少在奥巴马第二任内,不会改变“重返”(pivot)或“再平衡”(rebalancing)亚太的策略。这一策略的核心就是巩固和美国传统盟友的关系,包括日本和韩国。中国只要捋袖子,不管是不是真的要揍人,日本、韩国,包括东南亚那些国家,都会马上钻进美国的怀抱。一位东南亚学者说:“东南亚绝对不会支持任何一个亚洲国家在这一地区称王,也绝不会反对美国出现在这一地区。”

        中国怎么办?恐怕该换换手气了。其一,不管中国变得更加强硬,还是更加软弱,美国一定不会离开亚太。那么,中国似乎应该保持一种微妙的张力,假如美国要遏制中国,那就必须让他们遏制中国的成本越来越大。其二,中国应该从被包围圈中跳出来。不妨从加强中韩之间的关系入手。中韩之间矛盾少,利益的交集多,中国可联合韩国,制约日本,也需要加强和韩国的合作,共同商讨如何缓解朝鲜半岛局势。这需要从更高的层次重新审视中国和南北朝鲜之间的关系,需要有一些政策的调整。中国也可以和日本逐步改善关系。中日关系夹杂了太多历史情感的因素。如果我们从民国以来的情结来看,中日之间的疙瘩是解不开的,但如果我们从唐朝的心态来对待日本,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孟子曰:“唯仁者能以大事小”。关键看中国是否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国。中国也要改善和东南亚、北亚、中亚、南亚的邻国,尤其是那些最落后的国家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新的合纵连横的时代。最终赢在实力,当前赢在策略。

 

【说明:《何帆国际研究札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副主任何帆研究员的个人研究札记,不定期发布,仅供学界师友切磋、指正,不用于发表,亦非最终研究成果,不代表所在机构的观点。禁止任何纸质和电子媒体发表和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