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其他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2
2012-12-21 16:19:59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CEEM)讨论稿,2012年12月19日

何帆国际研究札记2012.002

主题词: TPP
 

        今天主要结合我们在2012年12月7日到14日在美国的调研,谈谈美方对TPP的一些观点。主要观点来自我们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讨论会上与贸易代表(USTR)、美国商会、美国贸易专家的交流,对Samuel International咨询公司副总裁Chris Nelson的采访,在美国财政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等机构的调研。

        汇总各方观点,可以看出,美国对TPP志在必得。这是美国在亚太乃至全球最为重要的经济外交战略。分析美国的战略意图,大概在几个方面:

        其一,美国的经济复苏有赖出口增长。尽管消费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最大,但就刺激经济增长而言,出口对美国经济复苏的贡献不容忽视。由于来自德国、日本乃至中国的激烈竞争,美国很难通过“重振制造业”,扩大制造品的出口数量,刺激经济增长。能够让美国在出口领域获利更多的办法是提高价格。在TPP中美国最关注的,一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显然能够让美国收更多的钱。想像一下,如果每个孩子的米老鼠玩具、贴纸都要向迪斯尼交费,那是什么概念。二是市场准入和投资。这是为了打开其他国家的大门,尤其是让美国具有竞争优势的服务业有更大的市场。比如,美国的金融行业、通讯行业早已对中国市场觊觎已久。三是通过国有企业、劳工保护、政府采购等,限制中国的竞争力,给美国企业在华经营撑腰。

        其二,美国认为WTO谈判已经终结,试图通过TPP构建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多哈回合至今未有任何新的进展,美国已经对WTO失去兴趣。另一个吊诡的现象是,美国一开始说服中国参与WTO规则,本以为能更好的制约中国,但中国学习和接受WTO规则的速度很快,学习曲线很陡,现在美国认为,WTO规则中漏洞太多,老是被中国加以利用,所以一心要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美国试图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的路线图是,一方面在亚太地区推动TPP,另一方面试图和欧洲建立自由贸易区,第三招是通过ITA(信息技术协议)等专门的谈判迂回包抄,最后在日内瓦胜利会师,彻底代替WTO。

        其三,TPP确实是针对中国而来的。美国并不讳言这一点。参与TPP的其他国家,也抱着削弱中国竞争实力的算盘而来,当然,它们也愿意保持和中国更紧密的联系,但总的是想从中国获益更多,并遏制中国的竞争力。从这点上,TPP不仅仅是经济战略,也是外交战略。我在上一期札记中谈到,美国不会改变“重返”亚太的战略。它对欧洲安全已经相当放心。当我问一位资深外交专家,美国对巴尔干局势是否担心时,他斩钉截铁的说:“No”。美国对中东也越来越不关心。一是伊拉克局势已定,二是美国对中东的能源依靠越来越少。当然,如果以色列轰炸伊朗,还会把美国拖下水。美国甚至对阿富汗等地也会逐渐退出。那么,怎么重新配置其海外国防、外交资源?当然是更多地投入东亚地区。

        当然,TPP谈判并非朝夕之事。围绕着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劳动保护、市场准入、投资、政府采购、电子商务等问题,各国立场不一,争议极大。新加坡就反对国有企业条款,因为它们有淡马锡;新西兰反对知识产权中关于药品的规定;越南对纺织业和鞋业的市场准入强烈反对,日本和韩国一如既往地要保护本国农业。此外,值得关注的是,东南亚国家倡导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试图提高东盟在区域贸易谈判中的主导地位。中日韩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也已经开始。从美国的战略来说,估计是先拉拢东北亚的韩国,再用韩国打压日本;在东南亚可能会放弃越南,集中对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的游说;继续加强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的合作;支持墨西哥、智利等非亚洲国家参与TPP。一言以蔽之,就是毛主席的“掺沙子、挖墙角”策略。

        但是,我们想要提醒国内各界关注的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一旦确定目标,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也听到很多关于TPP的怀疑声音。有些企业家认为,美国政府和民众关心的只是国内问题、短期问题,对TPP并不上心。而且,正如Foreign Affairs的主编Gideon Rose所说的,TPP就是个容器,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美国自己也没有想好往里面装什么。

        对中国来说,这既是坏消息,又是好消息。坏消息是我们又被动了。更为苛刻的国际贸易规则,几乎处处针对中国刚刚获得的竞争优势。好处是,未来一段时期,是国际贸易规则的修改和制定时期,一切都在酝酿和谈判之中,如果中国能早做准备,积极参与,以中国目前的实力,已非当年吴下阿蒙。 鉴于此,我们所将成立一个跟踪TPP的专题研究小组,调配主力和骨干研究这一问题,并已经初步建立了和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政府和研究机构的研究网络。希望各位师友关注、支持。 

 

【说明:《何帆国际研究札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副主任何帆研究员的个人研究札记,不定期发布,仅供学界师友切磋、指正,不用于发表,亦非最终研究成果,不代表所在机构的观点。禁止任何纸质和电子媒体发表和引用。】